>  人物 > 阳光电源曹仁贤:未来五年是最好的机遇期
阳光电源曹仁贤:未来五年是最好的机遇期 2015-12-24 14:48:58

摘要:虽然离开大学多年,但很多部下还是称呼阳光电源总经理曹仁贤为“曹老师”。从18年前白手起家,到如今阳光电源已经是亚洲最大的光伏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曹老师经历过产业大起大落日子

\

阳光电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曹仁贤

 

  虽然离开大学多年,但很多部下还是称呼阳光电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曹仁贤为“曹老师”。从18年前白手起家,到如今阳光电源已经是亚洲最大的光伏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曹老师经历过光伏产业大起大落的日子,也曾眼看着业内大佬级企业轰然倒地,他带领阳光电源一路走过,踏平坎坷成大道,如今又在互联网的大潮中,斗罢艰险再出发。
        
“我们需要互联网的脑袋”
        2015年阳光电源最引人注目的新闻莫过于和阿里集团旗下阿里云的战略合作。未来将有数十万太阳能电站接入阿里云,变成“互联网+”发电站。双方基于“智慧光伏云”,力图共同推动新能源行业向“互联网+”变身。
        
作为一家传统的“专注于太阳能、风能、储能等新能源电源设备”的制造业企业,阳光电源一直以来都专注于光伏逆变器、风能变流器的生产,迈出这一步,背后显然是深思熟虑的战略大布局。
        
对此,阳光电源对外的解释是,“阳光电源的光伏运维经验和大数据基础以及阿里的云计算,将为光伏产业提供最好、最具想象力的平台”。
        
作为阳光电源的领头人,曹仁贤对此次合作的理解深刻而又具战略高度。他认为,“核心问题是,从客户价值传递的角度来说,新能源企业今后的竞争,要平价上网,要低成本发电,要便利的发电,要实现真正的能源自由市场交易,这些都离不开互联网”。
        
曹仁贤认为,未来不管是电力体制改革也好,智慧城市建设也好,智慧能源的投入也好,都离不开信息交互。能源的互联网,动力是来自于不断进行更加便利便捷交易的要求和自动化运行维护,降低成本的要求。商品发展到最后,一定是便利性的要求,和更低成本的要求。能源互联网的作用,越到后面就会越明显。
        
他一言以蔽之:“对能源企业来说,谁把握了下一轮的能源信息网,谁把握了能源变革过程中的信息关键点,谁就有可能胜出”。
        
具体谈到与阿里的合作,曹仁贤表示,阳光电源也得益于合作伙伴阿里的经验,特别会在智慧能源、电力生产、运营管理、大数据分析等方面进行紧密合作。
        
“阿里给我们带来的是更不一样的。因为他们是完全的互联网企业,我们是传统制造业企业,角度会不一样。他们需要制造业的数据经验,我们需要互联网的脑袋”。曹仁贤表示,这种结合目前进行的不错。“现在我们自己建的电站都加装了这个系统,对使用我们逆变设备的客户,我们也在积极推广。比如,相关的兄弟企业,建立这样的网络平台”。
        
提高电站运维效率,必须分层
        
“智慧光伏云”,说到底就是一种电站运维管理系统。运维系统在业内并不鲜见,但如何做到与众不同,其中大有玄机。
        
面对外界的疑问,曹仁贤认为阳光电源的运维平台,有得天独厚的两大优势。首先就是,阳光电源对专业系统的理解。基于18年的经验,对系统理解的深度比一般企业要深刻的多。其次,阳光电源是从关键的电力电子装置——逆变器入手,来做运维市场。电站运维中,最关键的就是这座“桥”。
        
“逆变器一边连着太阳能电池板,一边连着电网,把这座桥搭好了,把数据流控制好了,把信息流掌握好了,高效运维就有了捷足先登的条件”。硬件技术在手,曹仁贤对运维平台的天然优势颇有信心。“在本身硬件智能化的基础上进行扩展,整个协同效应非常明显。这也就是我们切入智能运维的出发点”。
        
对于电站运维领域竞争对手的不断涌入,曹仁贤笑称“也不用担心”,因为实际的运维市场做起来是比较困难的,真正的运维,从报表的成绩来看,底层的运维还是需要专业人士在现场运维。“千万不能忽略这一块。现在有很多人忽略这部分,以为互联网时代什么都能靠互联网来做”。
        
“实际上,运维效率的提高,必须是分层的”。曹仁贤对电站运维领域见解独到。“从实施现场运维,中间是管理层的分析运营,最后到年度财务数据绩效分析,是个金字塔。要把真正的运维做好,必须要把底层的实时的人工运维做好,然后把中间层部门经理的报表分析好,最后再到顶层的电站投资回报是否成功的评估。所以,是三个层面的”。
        
他认为,现在电站运维领域最大的问题是,很多企业一上来目标定得太大,最后导致软件过于复杂,最后没办法用。“太多的数据也没办法看,哪里需要去甄别,哪里的数据不应再上传,哪个点的数据应该由什么人掌握,这些方面很多企业是不掌握的”。所以,要对平台的信息进行分层过滤,“不能什么信息都跳到老板那里去”。具体来讲,就是要分类处理,有些在本地解决就可以。比如,今天本地出现了限发的情况,出现了打雷的情况,这属于操作层面的,都在底层解决。
        
曹仁贤认为,这是阳光电源的最大优势所在。“分层的运维结构决定了,只有深刻理解这个行业,才有可能把握行业的特征和重点。否则,最后数据就成为一个大负担,每几秒钟就传过来,海量的数据,存放也是要钱的”。
        
其中有些统计数据,要为下一个电站或者其他电站做对比。数据经过归一化的运作,比如日照标准的归一,可以分析这个电站的绩效为什么比另一个电站差,下一步怎么改进。
        
曹仁贤将电站运维中大部分的日常生产管理内容,比作柴米油盐,但更核心的内容是学习类的,就是掌握学习曲线,为下一个电站投资减少错误,“这个价值更大一些”。
        
互联网最大的功用在项目前期
        
和当年壮士断腕般砍掉收益颇丰的电源业务,全力进军逆变器市场一样,曹仁贤坦言,现在阳光电源的战略布局,再次带有了转型的味道。
        
但是,对于汹涌而来的互联网大潮,他显得更为理性。“我们在转型的过程中,要牢牢扎根,是产业+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这样可以做的扎实一些,有利于我们在互联网时代的可持续发展,否则容易昙花一现,容易出现泡沫和空心化。”曹仁贤说:“我们和其他人理解的不太一样,我们更冷静一些”。
        
“乱花渐欲迷人眼”,互联网时代,多少人靠讲故事,讲出高高在上的溢价。但对于太阳能电站来说,当故事讲出来,就已经成为历史,因为投资已经结束了。
        
很多人在迷人的故事中忘记了用常识思考问题。
        
比如,电站一旦落成,其地理位置已经固定,光照条件、土地成本、温度和环境都已经固定下来,太阳能电池板的倾角、间隔也都是确定的,设备情况已经是既成事实。此后,系统的效率和效益如何,主要就是运行可靠性的问题。所以,对于已经投资决策的部分,只能修修补补。
        
“光伏电站的可靠性,一定是设计出来的,不是运维出来的”。曹仁贤强调,“现在要防止泡沫,防止互联网时代过度依赖计算机,过度依赖信息手段。技术和原理、理论的设计能力没有太大提高”。
        
“大家一定要控制能源互联网的期望值”。对于互联网的能力边界,他心里有清晰的界定,“互联网使运行维护更高效快捷方便,所以能接近原来可研里的发电量和投资回报,能达到设计收益,这就是能源互联网最大的价值”。
        
事实上,基于能源互联网的优化,往往只能为下一个电站做,因为当前的电站已经无法做大的改动。在运营环节主要就是维护。
        
曹仁贤这样解释:“比如,今天电站停了一次,如何让它明后天不要再停。现场如果没法诊断,就要通过网络手段,就像医院的互联网专家门诊一样。这都是可以的。但是停了的收益是本来就应该有的,由于管理不当使得停的更多,就达不到原来的预期”。
        
也就是说,基于互联网得到的优化,实际上并不是项目的额外红利,而是原本就应该有的收益,被各种因素干扰减少了。互联网的最大作用在于将这些损失降到最低。
        
“互联网时代,我们需要深入研究,需要大刀阔斧的变革,但是也需要理性的看待他带来的收益。这点,很多人很难理解”。曹仁贤认为,互联网最大的功用是在项目前期,项目还没有开建的时候,进行优化。比如,通过大数据对比选择供应商之类。
        
“互联网对于电站的投资建设、规范采购、适者生存、优秀的产品和电站的胜出,作用非常大。对于当期产品的作用,就是确保原计划的收益。就是这两点”。曹仁贤对互联网作用的总结是业内少有的脚踏实地。“不会一窝蜂去追,冷静思考下来,找到了两个方向。一个是对于现有电站的查漏补缺,一个是对于未来电站的经验教训和纠偏预防”
        
2016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阳光电源的大事很多。比如,与三星SDI合资公司的储能项目产品预计2016年6月份左右投产。2015年4月定增资金支持的“新能源汽车电机控制产品项目”也在加紧建设。曹仁贤认为,未来三年时间,电池价格有望再下降30%左右,电动汽车的爆发期会在两三年后,比原来想象的更快。
        
这些新的产品线布局,粗看纷繁,细看都有千丝万缕联系,都和阳光电源赖以起家的逆变器主业接近,属于同一种技术,协同效应明显。
        
曹老师还在战略大棋局中不断埋下新的伏笔,比如VTOG(双向逆变充放电技术)充电模式、太阳能充电桩,用他的话说,就是“技术上要做好准备”。阳光电源还投资了一些新能源电站,有意参与今后的电量交易。安徽是电改试点省之一,目前阳光电源也在申请售电公司。
        
对于布局节奏的把握,曹老师心如明镜,“各个板块都有关联,还要踩好时间点,不要成为先烈。本来是一场马拉松的比赛,结果你用短跑的方式跑,钱烧光了,最后团队就散了”。
        
对于“十三五”,曹仁贤信心很足,“这个五年的机会,对可再生能源来说,是历史上最好的。前五年中有些企业成为先烈倒下了。这个五年是最好的机遇期。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分到这杯羹?一定要深刻理解,要聚焦,要创新,要在平台上跳舞”。(新浪 刘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