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生物质能产业如何发展提速
生物质能产业如何发展提速 2017-08-03 10:43:33

摘要:2017年8月1-2日,第十一届中国新能源国际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

\
  能源新闻网讯 2017年8月1-2日,第十一届中国新能源国际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在“生物质能专业论坛”上各位嘉宾在对话环节就生物质能产业如何发展提速、关于建议修订生物质成型燃料质量分级等问题进行探讨。
  以下为嘉宾对话环节现场发言文字实录:
  郁家清:看来听的很兴奋,今天的时间没控制好,但是没控制不好是主持人的问题,因为是各位嘉宾和领导讲的太精彩主持人不好打断,剩下咱们有一个议题,这材料你们都拿到了,就是关于我们商会专委会的建议修订、生物质成型燃料分析标准,这标准发给大家,看看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这函是原来的函,我们说的什么意思呢?这个函已经给编标准的编制组发过去,而且他们很礼貌的给我们贴回来了。但是现在我们又要把它打回去还得叫它修改,实际上这问题就是说,嘉宾也好、领导也好谈了很多咱们我觉得谈的非常好,但是确实有一个问题,咱们现在比较尖锐的,就是标准的问题咱们没有一个标准体系,结果出来的标准还有矛盾,还不好使用没法操作就是这情况,大家都拿到我不知道大家看过这标准没有。有看过或者有想法直接就举手发言。
  洪浩:这一次咱们在这样一个场合讨论这问题,本来是说要专门找一个机会,因为大家很不容易凑在一起,所以说我们不打算再另外再找一个事情,这事情背景是这样,应该两年以前咱们能源局委托农业部的规划设计院做生物质成型燃料标准,这标准编的过程当中我也参加了,也请了咱们行业内的人参与,结果标准编出来以后,就是上面写的把按原料分成了农业、一二三级、林业一二三级、混合一二三级这编的时候我就提出一些看法,林业的比农业的规格还高从燃料形状还更高,但是农业的一级在用户的概念当中一级的总是比三级好会容易造成使用客户的混乱,因为我们燃料目的就是让用户更方便,所以造成这样的矛盾,所以跟秘书长商量起草这一个函,而且这函的背景是能源局新能源司把我们找到一起讨论另外六个标准的制定,讨论到第一个标准锅炉标准是以燃料标准作为依据的燃料标准如果有问题,后面六个标准出不来了,所以现在还有必要我们讨论这标准就按照现在说的六个标准是不是有问题的,大家对这这样一个标准的制定是不是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和想法。这个函是我们能源局指定我们出的,我们给能源局打的报告,能源局把我们这函给了制定标准部规划设计院,规划设计院给我们回复认为这没问题,所以现在就卡在这儿,大家认为有没有问题?我们是这行业的从业者这标准对我们来讲至关重要,所以想听听大家的意见就是这样一个背景。
  郁家清:刚才洪总把这情况讲了我再补充一下,因为我在这一年当中可能很少跟大家在一起,应该讲在座的有三分之二我都认识,但是在一年半以前从2009年开始2014年、2015年环保部制定文件我是全程一起参加,应该讲就是2015年以后基本上没太参与,后来我发现这问题洪总提到,专委会提出这问题之后,我仔细查找了相关的文件,因为这文件我没参与,实际上这不仅仅是我们这个函,这函可能大家看到,这函里面提这到文件,而这文件更有意思的就是我们国家经常会出现这问题,我给你们讲一下,我们关于生物质成型质量分析有两个标准,一个标准能源行业标准NBT34024015,完了它的名称叫生物质成型燃料质量分析标准,发布是国家能源局时间是2015年实施是2016年。还有一个标准农业行业标准NIT201906它的发布是农业部时间是2016年执行是2016年,他们的主编是同一个人。起草是农规院、两个文件都是农规院,完了参与的企业,国家能源局是北京奥科瑞丰,农业是农规院+河北石家庄天泰,我就讲为什么老是在新的事物过程当中总是磕磕碰碰,连一个标准都不能通过,而且同一个班组人员主编起草的,但是出来的东西可有意思了。这上面写了叫农业生物质、林业生物质混合生物质,完了另外一个文件怎么写的?木质生物质叫非木质生物质,你们回去看把这一些东西笑死,完了以后没有提添加剂的但是农业提到了添加剂的问题。而且这标准里面分得级别是一个参数六七档七八档,你说怎么去操作你看了以后是哭笑不得,就是这问题我是后来专委会给我提了一个课题,我就花了两天的时间把这文件找出来做比对,我想这事可能就是说朱博士这把文件更加完善的给它回过去,应该讲就是说一个是能源行业的标准,一个是农业行业的标准,一个是NB、一个是NY,一个林标一个是农业标它的时间都是2015年发布2016年实施还有一个标准2016年发布2016年实施,但是它里面的名称范围定义完全不一样就很有意思,连名字差两个字叫固体就是生物制成型燃料质量分析,还有一个文件叫生物制固体成型燃料质量分析,让你没法执行,一个课题的直径分了七档,一个长度分了七档你说这东西怎么去监管怎么去使用,怎么去操作怎么去采购,怎么去评判,实际上跟现在市场上应用过程中没那么复杂,就是这问题我想大家看看我说到这儿,有没有对这两个文件熟悉的,有好的建议,如果有好的建议立马提出来,如果没有好的,这个事情落到我们自己头上朱博士你看怎么样。
  洪总你看这个事怎么样?
  洪浩:这上面可以打出来。
  郁家清:这个函里面你看不出本身有什么问题,仅仅是起草的人我不知道是洪浩起草还是朱万斌博士起草建议这样就不可操作,因为这问题我在每一次开会的时候都给他们讲,我说我们制定的标准一定要可操作,千万不要不可操作,因为我们现在制定标准正在制定什么标准呢?就是生物质成型燃料锅炉房的规范,我们工厂的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还有的储运的规范、运行的规范标准,完了还有燃料的术语我们再加上生物质锅炉总共是八个标准,其中七个标准是委托由能源局、科技司立心,委托水电总院主编其他参编,还有洪总朱博士基本上都是这几个项目的讨论,因为标准是初稿、送申稿、报批稿都是审查,但是这文件是在这以前做的,而且这文件它是属于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还不是能源局、科技司要求,因为我们现在做的八个标准是能源局、科技司的项目委托水工总院来编。还有一个委托上海锅炉组编的这也是有问题的也要修改的。
  朱万斌:郁总因为我们这一次的材料里面没有把原来修订的目标目标印发给大家,所以可能在座的各位同志不是很熟悉也不太清楚标准为什么要修。刚才你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因为大家对要修整的目标不太清楚不太好讨论。我不知道开会有没有更便捷的联系方式,今天来参会有一个群,在群里面我们后续发给大家,我们再讨论,讨论我们把意见汇总起来。
  郁家清:讲到这儿我想讲,本来这环节确确实实这时间不多了。
  企业家:关于讨论的标准这事情,我觉得可能今天不能说的太详细了。我想把这题摆出来以后交给大家,我们通过建群或者其他的渠道,就是说今天参加会的代表,或者说我们生物质专委会的成员接受一个委托,我们把我们的意见反馈给大家,最后递上去我们成稿,那就是靠几个人。
  郁家清:本来的会议安排是一个小时,但是给我15分钟,一个小时我跟朱博士商量好,我希望大家提想法建议朱博士做记录我们明天起草一个函。
  企业家:大家认可这模式。
  郁家清:朱博士就把这文件标准的原文发到里面去,完了再把你这函发到里面去,把这函给农规院收到反馈这函这样大家就明白了,这标准颁布了之后,后来我们就发现了这问题,给他们发了一个函,他们来了一个函的副函里面讲了很多,从国际到国内,有好的建议在群里朱博士整理一下。
  主持人:时间也是过的比较快,我们请洪会长给我们作一个总结。
  洪浩:本来安排在台上发言,有说的就上台来。
  李十中:我今天看到咱们会场有点小,就感觉跟十年前不一样,但是大家有信心,我就想跟大家分享几个信息,就是说国际能源署刚2016年全球能源统计,生物燃料占10.2%,核电占4.8%,风能、太阳能第热能海洋能加起来占1.4%,所以我觉得我们搞生物能源大家应该有信心,这数据首先这是一个大的趋势,别听他们说造什么舆论,最终离不开这生物质。
  第二个就是说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说我们生物质所有的能源里面只有生物质能源和农业是密切相关的,中国要解决脱贫的问题,要解决农业的问题,要解决农业供应侧改革和能源供应侧问题,不是领导说一个供应侧,只有我们生物质能源是紧密相结合的。因为大家刚才都讲了气化、固化可能液体讲的稍微少一点,我就给大家讲一下实际上我们的液体燃料已经替代了8900万吨的原油,另外就是说从解决农业的种植问题就举美国的一个例子美国4亿吨玉米都到市场取,它这玉米价格会多低,就是我们中国也面临了这问题,那就是怎么解决,就是人家生产了乙醇,就是这信息大家也都知道了。国家能源局在制定2020年10亿吨汽油的方案报到国务院,我们要解决农业的问题,因为大家不同的行业也有做燃烧也有做固体成型,我就说我们就有信心我们和农业能源这是密切相关,只有这行业它联系的关系比较密切,不管我们秸秆把它成型、林业废弃物成型这也是相关能解决三农的问题,能解决关系的问题。
  我就想跟大家分享一点吧,其实话还很多,但是我就想大家看着人少我们得鼓足信心,这产业一定是一个朝阳,因为现在大浪淘沙,大家可以看到其他的风能、太阳能什么情况,因为你靠普天不行,我们靠中国的实际解决中国的问题才行,并不是单纯的补贴没了我们就走了这够不好了,所以大家坚定信心,这产业一定能做大、一定能做好,谢谢大家。
  李善学:非常高兴我们加盟的十中专家说得,他说的非常好确实做生物质我想比做一般的新能源我们感觉更有情怀。今天我想讲的什么呢?我本身是做生物质的老人,跟洪会长认识比较久,洪会长没有把我拉进来,但是我今天非常高兴老人找到了组织。今天有这么多专家教授进来,我们在技术上在整个服务上在整个政策制定上。如果说我要没有其他的企业支撑我走不到今天,如果光靠我做那一块,死了一百道了。目前做这一块主要是跟洪总差不多,主要是做供气。最近几年还差不多原料也做设备也做,现在的话基本上都在供气上30万过一点,今年也是差不多要过亿了,目前还没有正式找到股权投资,但是有几家蛮感兴趣的,我想现在也可以在资本市场去弄一下。因为今天我是老人找到了组织找到了老朋友,跟大家见个面,谢谢大家。
  洪浩:最后再说几句,我觉得真理从来就不是掌握在大多数人的手上。虽然我们会场人不是很多,但是我相信坐在这里的都是对这行业付出过的,或者说正在付出的人。我相信你们的付出一定会有回报的。因为我们所看到的这世界上不光是中国在做,其他的国家已经做了二十年、三十年,最终的结果就刚才像李十中老师说得那样生物质能在能源终端领域的应用是目前风能、太阳能地热加在一起十倍,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把它做起来。我们今天这个会进行到这里,我想两件重要的事情。第一我们生物质专家委员会的成立是一个为大家提供更好服务的机构,而且我们这一次专家委员会应该说我们考虑了年龄结构,考虑了不同的背景,我们还请中航工业的副总,具体来说组建了中航工业的新能源板块。将来大家有需要联系他我们可以做工作。
  我们还把做金融业拉进,我们赛博乐合伙人,因为他在吉林省成立了第一家秸秆综合利用的基金这基金也不光是投吉林,外省也可以投,有金融的需求我们可以帮助对接,其实协会就是要做这样一个工作嘛。我们郁总是迪森创业团队的重要成员,所以他在这领域的经验和走过的道路我相信会对于我们后来的想从业的企业会有帮助。所以我想大家有什么事情可以找郁总。
  最后我想吃饭的时间到了,刚才组委会让我讲,我们是准备晚饭,如果你到的餐券就请到地点,如果没有拿到餐券可以到这边来领。希望大家带着信心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如果说在你的工作过程当中有什么样的疑问无论是技术方面、政策方面,甚至说企业经营方面,我们愿意提供一个平台给大家进行交流,我也愿意跟大家一起把这行业做上去。相信欧洲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谢谢大家。(能源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