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两桶油”打响成品油价格战
“两桶油”打响成品油价格战 2017-06-12 11:55:46

摘要:“中石化和中石油两大央企之间的‘价格战’,乃是主动参与市场竞争的表现。”多位业内人士不约而同对近期国内成品油市场发生的变化给出了一致评价。

\
  “中石化和中石油两大央企之间的‘价格战’,乃是主动参与市场竞争的表现。”多位业内人士不约而同对近期国内成品油市场发生的变化给出了一致评价。
  此次“两桶油”间的价格战,悄然始发于一个半月前,至今可谓战况空前,更未有鸣锣收金的迹象。在此期间,国家发改委6月9日宣布,即日起国内汽、柴油价格每吨分别降低180元和175元。
  在能源专家们看来,在全球经济尚未回暖大背景下,中国应该抓住这一低油价的难得时机,加速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对成品油实行市场定价,构建与国际市场完全接轨的成品油市场体系。
  民企介入价格战
  毋庸置疑,中石油和中石化手握充足油源,很少参与多由民营油企在一些地区主导的价格战。但此轮“价格战”中“两桶油”正在充任急先锋,而且战火愈烧愈烈。
  中石化德州石油分公司就借着“三夏”与德州市农机局联手推出农机用油保供惠农活动,从6月1日至15日,全市84座加油站0号柴油每升限时优惠1元。而在淄博市的部分中石化加油站,近来优惠力度更大达到1.2元/升,一些地方甚至出现2.3元/升的优惠幅度。
  中石油也不甘落后,在河南等地出手应战,纷纷打出醒目降价广告吸引广大客户。据调查,中石油旗下驻马店分公司针对农忙运输,当地所属加油站实施0号柴油价格直降优惠活动,直接让利给消费者。
  战火持续扩大。据了解,中石化安徽池州石油公司在市区规模较大的几座加油站实行“错峰加油有优惠”活动,优惠幅度约每升0.3元。与此同时,中石油福建石油公司推出“助耕惠农”多项举措,并在当地所属加油站采用微信支付随机立减等优惠措施。
  此外,据隆众资讯分析师薛群提供的数据显示,浙江中石化国五柴油优惠1.6元/升,广东惠州中石化汽油最高1.8元/升,中石油92#汽油降幅在1.2-1.5元/升,柴油每升降0.3-0.5元,个别地方能降到1.2元/升。据不完全统计,此轮“价格战”,“两桶油”柴油降幅平均1-1.2元/升区间。
  “‘两桶油’的‘价格战’,也影响到当地的民营石油企业。针对成品油市场这一新变化趋向,我们主动调整了市场营销策略。”山东京博石化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
  位于滨州市的这家民营石油企业,从“两桶油”开战以来,一直密切关注市场动向,在“三夏”农忙到来时,也启动各种优惠促销活动,每逢周一和周五每升油降1元,而加10升赠1升。
  据隆众石化网分析师赵桂珍介绍,华东、华南等地民企石油企业,面对中石油、中石化采用大幅降价带来的市场压力,为了刺激汽柴油的走量,更纷纷出招应对,除去赠送水等实物以外,甚至小单也可以赊。
  价格市场化或水到渠成
  此轮“价格战”由“两桶油”主导且优惠幅度之大、持续时间之久,在近年来实属罕见。“确实有价格战,‘战火’已波及华北、华东、华南”中化石油销售公司总经理曾晓渝对记者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国际上,美国开发了页岩气;在国内,石油生产出现过剩,成品油消费走低。
  在曾晓渝看来,这些诸多因素叠加,皆对石油央企形成了巨大的挑战。为应对来自各方的挑战,实施压价促销,这是市场自发形成的,未来会成为常态。
  事实上,就目前而言,“两桶油”集中降价的现象还是属于阶段性,金联创市场分析师王延婷认为“其实质更在于争夺国内成品油市场份额”。
  近年来,地方炼厂尤其是山东地区发展迅速,炼油能力不断攀升,充足的油品资源为广大的民营加油站带来发展机遇,而发展势头强劲,更直接导致“两桶油”危机感增强,通过考虑降价来防止市场份额流失。
  截止到目前,国内炼厂能力已远突破8亿吨。“目前国内成品油供需失衡形势较为严峻,零售市场亦倍感压力。尤其进入2017年以来,主营单位零售市场销量出现明显滑坡。”王延婷分析说。
  来自中石化公布的第一季度报告显示,中石化成品油零售总销量同比下滑3.47%,单站销量同比下跌3.97%,中石油第一季度日子过的也很艰难。
  不应被忽视的是,尽管零售市场面临一些压力,当前国内零售环节仍处于高利润发展的黄金时期。据金联创监测,5月份国内92#汽油理论零售利润大致在1906元/吨,柴油理论零售利润大致在1456元/吨,加油站利润可观,依然有利可赚。
  对此轮“价格战”,中国石油市场研究所所长戴家权人为,国家对成品油定价机制进行改革势在必行,由政府制定最高零售价格逐步过渡为实行市场定价,这是必然趋势尤。
  价格改革对地方独立炼厂及民营企业是有利的,而对中石油、中石化则会打乱传统计划调配的模式。两大石油企业主动参与市场竞争,应对政府放开价格管制后的挑战,适应油气资源供应多元化,形成竞争机制,这不失为明智之举。
  当下,放开国内原油价格和成品油价格的条件已经基本具备。“市场主体多元化了,资源来源多元化,竞争常态化,纠纷调解机制化,必然带来价格市场化,或许发改委就该放权了。”中国石油大学中国油气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坦言。《中国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