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531后光伏现象透析:革命尚未成功,光伏还须努力
531后光伏现象透析:革命尚未成功,光伏还须努力 2018-12-28 11:50:37

摘要:531之后的光伏行业出现了那些不同寻常的现象呢?

很荣幸在531前夕,我参加了固德威“光伏回归平价”为主题的研讨会,做了“光伏产业如何破局黎明前的黑暗”的演讲。当时我总结即将到来的危机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补贴类项目几乎没有指标;

竞价类项目几乎没有补贴;

大部分地区还难以做到用户侧平价;

企业投资热情短期内大大降低;

金融支持进入更低谷;

单一业务光伏上市公司股票市场面临预警;

光伏制造企业股权融资、股市定增、企业债券市场将面临萎缩;

去补贴项目落地成本最低。

此文发表在2018年5月17日,算是给资本市场上股票套现留下了半个月的操作时间。当然到底有多少人跑出去了,那就不得而知。

就在那次会议之后,531接踵而至。虽然大家在上海会议的时候都心有所感,然而还是有大量的光伏产业链中的公司猝不及防,尤其是户用光伏的经销商和光伏电站项目的EPC公司。那么531之后的光伏行业出现了那些不同寻常的现象呢?

一,531后的行业状况

1,股市大跌

虽然2018年的股市大势不好,但是光伏股票的跳水就是从531开始的。可以说,531政策直接的导致了六一之后光伏企业股票的大跌势。由此产生的股票质押危机,可能都没有公之于众,而各光伏上市公司老板们才是心有苦衷无处诉。

2,装机锐减

和去年同期相比,三季度光伏电站新增规模同比减少37%。预计2018年与上年相比,总装机规模将由53GW下降到40GW,同比减少24.5%。也就是整个2018年光伏电站投资额减少了650亿元。

3,补贴仍未解决

虽然第七批目录如期公开,但是从第一批到第七批都存在拖欠补贴的情况。令人担忧的是,前七批电站规模仅占目前已经投产光伏电站总规模的30%左右。也就是说,还有70%的存量电站未能进入补贴目录的后备队伍。存量电站的补贴来源也成了财政部的心腹大患。

4,电站出售加速

鉴于以上情况,531之后,民营光伏电站投资公司出现电站出售加速的现象。比如协鑫、隆基、晶科、天合、正泰、爱康等等大中小型电站加速拥抱国有资本,上演着一幕光伏电站国进民退的大戏。

5,企业提心吊胆

无独有偶,531之后由于反应过于激烈,导致政策层面出现短暂失声的局面。531之后光伏电站的发展方向和政策支持模糊,使得绝大部分光伏企业提心吊胆,踯躅不前。

6,价格继续下行

组件成本降低到了1.8元以内,这是531政策的直接效果。平心而论,这个效果将加速光伏平价的进程,对于光伏行业的整体发展是有利的。

7,追讨欠款成风

进入下半年以后,光伏产业无论大中小型企业,都被追讨过欠款。说句玩笑话,没有被追讨欠款的都不算光伏企业。这也是下游供应商对上游投资商丧失信心的一种表现。

8,投资信心大减

和供应商对光伏电站投资企业信心不足一样,资本市场和实体投资企业都表现了对光伏产业的谨慎和观望。由于国家信用缺失,以至于银行以及金融机构将国家信用列入最大的风险因素,对光伏电站的融资高度警惕。这也是下半年光伏电站装机规模锐减的主要原因。

9,户用势头减缓

和2017年炙手可热的户用市场相比,531以后户用进入了冷却期。我个人认为,这对于去年户用市场的不正常发育是有利的。以户用电站所提供的服务和能源而言,户用电站市场其实是补贴和经销商们以卖热水器的手法爆炒出来的。一个冷却的户用市场,有利于不懂技术的老百姓们更加冷静的看待光伏电站。以免未来的若干年出现大量的纠纷。

值得欣喜的是531之后有两个可喜的现象出现:

10,平价项目加速

以最近隆基在江苏开始建设700M平价项目为例,说明了平价项目在中东部地区已经崭露头角,事实上华东和华南有部分精通光伏电站投资业务的资本已经率先布局。我相信,2019年这类电站的建设规模将会大大提高。唯一担忧是明年的资本市场会出现投资恐惧症,导致光伏电站的投资规模受到影响。

11,海外市场大热

531导致的光伏组件价格下降,出人意料地催生了国际光伏电站市场的投资热潮。海外很多国家之前由于资金紧张,光伏电站造价太高,市场难以启动。而且由于技术力量薄弱,难以接受高运维成本的电源,成本降低后的光伏电站正是这些国家的首选。是531加速了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进一步扩大的步伐。

二,光伏企业应该如何应对

即将进入2019年,面对被531洗劫过一遍的光伏产业,光伏企业应该如何应对呢?

1,摆脱风险

客观地说,即使没有531,2019年也是光伏民营企业的一个生死劫。因为2016-2017年高峰期建设的电站贷款宽限期结束,大量没有拿到补贴的电站进入了还本付息阶段。绝大多数杠杆非常高的电站投资企业在负现金流的情况下处于高度风险阶段。能否摆脱资金短缺、还贷缺钱的风险,是2019年光伏民营企业最大的难题。

应该要感谢531,是531提前引爆了风险,使得下半年大量光伏企业有一个缓冲时间处理2019年的还贷压力,使得很多投资风险在明年爆发难以解决的项目得以出售和处理。因此我们可以说,531对于企业摆脱风险是有积极意义的。

2,甘当配角

对于整个电力系统来说,光伏本来是最小的那个“小弟弟”。但是过去的五年,光伏企业在媒体和宣传方面却成为了整个电力行业最为耀眼的明星。这也许是我们光伏企业必须反省的问题。因此,从531之后,光伏产业如果要回归电力,首先要回归的是自己的定位和角色。

在储能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之前,光伏发电永远只能是电力系统的配角。即使是完全平价了,光伏也暂时只能是工业化大生产的能源配角。我们光伏企业要甘当配角,要以技术和成本来支持整个能源替代的刚需。

3,努力平价

我相信,光伏企业的领袖们正在憋着一口气,加快光伏平价的到来。这是对的!只有用技术和成本把其他能源形式踩在脚下,光伏产业才能成为主角。否则永远只能成为其他能源的附庸和政策重点调节的对象。

4,综合发展

经过531以后的光伏产业,大家应该清晰地看到,只有光伏是远远不够的!我甚至建议有些光伏企业,在转型的过程中,找到一个有前途的产业方向,把光伏当成副业和配套条件去发展。我相信2020年,光伏发电侧平价是毋庸置疑的事实。2019年仍然是黎明前的黑暗,但是这种黑暗已经不是伸手不见五指,而是有着光亮,有着方向的暂时性黑暗。当光伏彻底平价的时候,整个电力系统将面临能源结构的大调整和大发展。以光伏作为核心竞争力,综合其他能源支持系统的发展(比如配电网、储能等),我相信这是2020年前所有光伏企业值得关注的重点。

三,阻碍光伏发展的主要外部因素

时光即将进入光伏平价上网的最后冲刺阶段,还有什么极大妨碍光伏发展的外部因素呢?

1,分布式市场化交易胎死腹中成为严重阻碍平价光伏项目落地的瓶颈。

应该说,531以后虽然平价项目有了发展,但是如果分布式市场化交易得到完全落实,用户侧平价的项目将会有更大的规模。我相信,低成本的分布式市场化交易得以落地,用户侧平价光伏项目将会以迅猛的发展速度席卷“胡焕庸线”的东部区域。目前来看,分布式市场化交易只能寄希望于增量配电改革的大力推进。2019年我们认为将是增量配电改革的拐点。以县为单位的增量配电网和园区配电网将得到政策强有力的扶持。而内部的分布式光伏和分散式风电都将是增量配电网降低用能成本的主要手段。

2,存量补贴的缺口将进一步导致光伏企业举步维艰。

要说财政部目前有棘手的事情,存量电站的光伏补贴无疑是最为突出的一个问题,没有之一!一方面需要支持新能源的发展,完成能源替代的长期战略;另外一方面存量电站由于规模失控,导致原来110G规模的补贴财务预算大大超支。据我所知,目前财政部正在积极寻求解决办法,但是由于金额巨大,一时间难以消化。

在存量补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之前,2016年之后建设的电站,如果不是国资拥有,估计将会面临严峻的现金流考验。这也会延缓光伏企业成本下降的步伐,在某种程度上拖延能源替代时间的到来。

3,非光伏技术成本的降低已经上升为光伏度电成本平价的主要因素。

国内从2008年开始规划大型光伏电站,到2018年光伏电站规模远远超过世界第二名。光伏发电的上网电价从4元/千瓦时降低到了0.31元/千瓦时,光伏发电的建造成本从超过40元/瓦降低到了低于4.5元/瓦,而非光伏技术成本的降低幅度越来越低于技术成本,非光伏技术成本的比重在光伏电站造价中越来越大。因此,在目前阶段降低非光伏技术因素已经成为光伏发电平价的主要因素。既要调整之前按照传统电源接入方式制订的设计标准,又要按照智能电网的要求精确降低并网、接入和通讯、调度的成本,才能在根本上降低非光伏技术因素的成本。

4,非补贴电站建设的合法化程序仍然模糊不清。

目前制约非补贴电站建设除了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停滞以外,这类电站的合理申报和并网、接入手续模糊不清也是造成很多投资企业举棋不定的原因。直至今日,政府也就是承诺非补贴电站不受规模和指标限制,解决消纳问题就可以建设。然而问题恰恰就是在解决消纳问题上,存在着是电网解决消纳还是自行可以“点对点”解决消纳的问题。如果政策规定可以自行解决消纳,我相信非补贴电站的建设速度将大大加快。

四,政策层面还有哪些措施可以推动光伏的发展

基于以上情况,我们建议政府针对以下方面采取措施:

1,更大尺度的放开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政策。

起源于2017年的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至今基本上胎死腹中。我相信政府在推进增量配电业务改革的过程中,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将会逐步推开。从四川电改的精神看,可再生能源只需要缴纳很低的过网费,采取专线直供“点对网”的方式为用户提供电源已经得到政府正式确认。建议政府鼓励非水可再生能源实施“点对点”供电方式,自行消纳发电量,彻底扫除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的障碍。

2,权威机构确认目录项目补贴拖欠金额。

作为国家信用,目前即使是进入了目录的光伏电站项目,其被拖欠补贴也得不到背书。这使得大量光伏电站的应收账款得不到正常的融资和缓解。为解决光伏企业严重被拖欠补贴的问题,由财政部牵头的权威机构对已经进入目录电站的拖欠补贴金额进行背书的可能性是有的。同时也建议,不仅仅对前七批电站,更要把纳入目录管理的其他光伏电站被拖欠补贴金额进行背书。以保证企业在2019年度过最艰难的时期。

3,明确三年内不限制非补贴项目的规模。

目前非补贴电站虽然没有规模限制,但是仍然在操作中处于难以落地的状态。各个部门对于非补贴电站的规模控制说法不一。从目前光伏电站的规模和我国电网结构来看,明确三年内不限制非补贴光伏电站的规模对于未来几年完全过渡到平价阶段至关重要,这将使得光伏企业踏踏实实地在平价道路上勇往直前。同时这也给资本市场的投资者以坚定的信心。

4,鼓励建设可再生能源自备电厂(免交叉补贴、政府性基金及附加)。

随着光伏电站度电成本的进一步降低,加上储能技术的发展,“电从远方来”将加速向“电从身边来”的方向发展。建议鼓励建设可再生能源自备电厂,电力用户自行消纳的自备电厂在装机规模不超过变压器容量50%的情况下,不需要向电网申请。这对于电力用户在节能减排、降低碳消耗方面有十分积极的促进作用。

(此文根据彭立斌先生在固德威12月27日“光伏蜕变”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