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关注|市场化是推进天然气发展的最大动力
关注|市场化是推进天然气发展的最大动力 2018-11-07 14:48:47

摘要:中国目前已成为天然气消费大国,2017年全国天然气消费量达2386亿立方米,其中城市燃气用量接近40%。今年的天然气价格呈现出淡季不淡、旺季更旺的现象。

\
  中国目前已成为天然气消费大国,2017年全国天然气消费量达2386亿立方米,其中城市燃气用量接近40%。今年的天然气价格呈现出淡季不淡、旺季更旺的现象。中国天然气市场迅速发展的原因是什么?中国目前正处于天然气市场化改革的关键时期,燃气行业的步子如何迈得更稳一些?日前在中国城市燃气协会主办的“2018年亚洲西太平洋地区燃气信息交流大会”上,本报记者专访了中国燃气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燃”)总裁刘明辉。
  天然气是朝阳行业
  中国能源报:目前中燃拥有专营权的城市燃气项目约500个,哪些因素促使中燃多年来大手笔布局城市燃气项目?
  刘明辉:在传统化石能源里,天然气最具竞争性,这是综合考虑得出的结论。尽管煤炭价格便宜,但会带来严重的污染问题,天然气是能源转型升级时代下的产品。
  中燃的所有业务因燃气起,也因燃气兴,燃气是我们的核心业务。能源行业是传统产业,天然气是传统能源中的朝阳行业,我们非常看好中国天然气行业的未来。中国能源结构调整的方向之一就是加大天然气利用。在传统产业中寻找朝阳产业,实现可持续发展。中燃在500多个城市燃气项目的基础上,还会继续拓展。
  中国能源报:您如何评价目前中国城市燃气项目的运营成效?
  刘明辉:中国天然气年消费量从1988年的60亿方增至目前的2400亿方,天然气行业在快速发展。据统计,中国城市燃气管网约70万公里,中燃目前的城市燃气管网达到18万公里。据预测,2020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将达到3400亿立方米;2030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将达5000—6000亿立方米。面对如此广阔的市场,燃气企业应该把握住能源转型升级的机会。
  另外,美国芝加哥大学的研究表明,通过北京市煤改气工作,相当于把北京市人口的寿命提高了2.5岁。中燃在中国广泛布局燃气事业,助力社会进步,增强人民福祉。
  中燃瞄准下游
  中国能源报:中国正在力推煤改气,面对目前天然气供应偏紧、气价上扬的市场态势,中燃如何部署?
  刘明辉:近两年,我国开始推进煤改气,相对是个新事物。为推动能源结构转型升级,中燃5年前在很多城市推广了煤改气。在前3年的基础上,中燃去年开始发力,总结大量煤改气经验,如农村煤改气的具体做法、城乡结合部煤改气的具体做法。
  中燃是城市燃气企业,优势是瞄准下游,我们会不断推动城市管网建设,提高管网渗透率,给更多用户提供服务,这是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去年和今年中国燃气已经接驳200万户农村煤改气家庭,有力改善了居民生活环境。
  前些年中燃把燃气下乡列为重要工作内容,推动美丽乡村建设。随着天然气需求量迅速扩张,供应环节出现一些问题,这是事物发展必须经历的过程,我们相信市场的力量。
  随着天然气需求迅速增加,供应侧方面的掣肘也会解决。国家高度重视天然气保供问题,广阔的天然气市场能够调节天然气供需问题,相信未来1—2年,我国天然气管网、储气设施和天然气价格体制等问题会加速解决。
  尽管今年天然气供应偏紧问题可能依然存在,但大面积“气荒”情况我认为不会再出现。对此,中燃做了充分准备。具体来说,根据北方需求,中燃已经和“三桶油”上报用气计划,包括管道气和LNG。今年前三季度天然气表观消费量增长17%,中燃的用气需求一定会更大。在河南,中燃与多方合作,共投资50亿元组建河南省天然气储运有限公司,推进河南省天然气储气设施建设;在山东,中燃出资8亿元入股山东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合作项目包括建设储气调峰设施,完善管网布局,并参与山东沿海地区的LNG接收站建设。此外,在山西中燃与中国海油共同开发一个煤层气田。
  政企需要有机协调
  中国能源报:您如何看待目前的天然气市场化进程?
  刘明辉:天然气作为一种商品,是市场化的产物。过去天然气消费量很小,公共事业属性更强。目前天然气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市场化进程不断加快。在市场化过程中,价格机制、供需机制,政府监管机制都会逐渐完善,但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一定时间。在价格监管方面,价格制定既要考虑消费者的承受能力,也要考虑国际市场的价格和燃气行业的运营成本。
  目前有消息称国家将成立国家管网公司,“管住中间,放开两头”,这对燃气行业发展而言是个好事情。市场化程度化越高,越利于企业的健康发展。
  燃气行业发展历程一定是从核心城市开始,再发展周边城市、周边城镇,最后发展农村,这是天然气市场化进程的重要表现。中国由于环境污染问题,燃气的发展历程更快些。目前燃气行业已经是市场化了,只不过不是100%的市场化。燃气行业的公共事业属性要求国家进行价格管制,不能把这个属性完全取消。
  此外,大家都知道我国储运能力有待提高,如何构建一个合理的商业模型呢?储气库如何运行?投入了储运设施,成本如何核算?企业如何定回报?这些都是新课题。
  面对天然气发展过程中的问题,需要用政府和市场两只手解决:市场是推动天然气市场化进程的最大推手,要想加快天然气事业发展,一定要加快天然气市场化进程;政府通过借鉴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成功经验,出台相应政策,我相信中国政府的智慧。把政府有形的手和市场无形的手有机协调起来,共同发力。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王升 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