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中国光伏重返欧盟:产品价格不会进一步下跌
中国光伏重返欧盟:产品价格不会进一步下跌 2018-09-06 13:02:35

摘要:8月31日,欧盟委员会发表声明称,将结束欧盟自2013年起对中国太阳能光伏电池和组件征收的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因此,最低进口价格(MIP)措施将在9月3日午夜正式到期。

  中国出口欧盟的光伏产品价格水平将保持稳定,价格不会进一步下跌。
\
  8月31日,欧盟委员会发表声明称,将结束欧盟自2013年起对中国太阳能光伏电池和组件征收的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因此,最低进口价格(MIP)措施将在9月3日午夜正式到期。
  这对于国内光伏企业是重大利好,特别是在“531新政”后,国内市场突然受限的情况下。9月4日,有媒体报道称,欧盟对华光伏“双反”政策到期解禁后,9月6日,我国有关部门将组织行业内代表企业参加闭门会议。希望引导企业能够积极维护良好贸易秩序,切莫蜂拥而上,以免形成恶性、低价竞争。
  产能过剩、低价竞争一直是光伏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在问题的背后,是技术的竞争力需要进一步提升。就在同一天,在上海举行的亚洲太阳能光伏合作论坛上,多家企业强调通过技术驱动光伏发展。
  重返欧盟
  2012年7月24日,欧洲光伏制造商向欧盟提起对华“反倾销”调查申请。随后,经过中欧双方多轮谈判后,签订MIP承诺,并于2013年12月生效,为期三年,用以取代反倾销和反补贴税。其中包括中国进口晶硅太阳能电池和组件的最低进口价格和进口量。
  三年之期后的2015年秋季,又因为欧盟Prosun申请对欧盟委员会的承诺进行首次到期审查,导致MIP措施于去年3月延期18个月。
  在“双反”的5年中,中国和欧盟国家的光伏市场都经历了巨大的变化。
  “双反”前的2011年,中国有将近70%的光伏产品出口至欧洲。而根据海关总署数据,2018年1-5月,我国光伏产品从出口区域结构来看,出口金额排名前三的依次为印度、日本、澳大利亚,而且对澳大利亚、墨西哥、巴西、阿联酋等新兴市场的出口呈现快速增长态势。同时出口集中度继续降低,对前10国家出口金额占比为76%,同比下滑7.6个百分点。
  而对于企业来说,当时不少中国组件企业通过在越南、泰国、马来西亚,乃至东欧国家设立各种类型的工厂,以规避欧盟的“双反”,自愿退出价格承诺机制。而赛维和尚德等企业,来不及进行策略调整,直接走向破产重整道路。
  但随着国内下游终端市场的崛起和补贴的支持,总体来看,光伏企业迎来了发展黄金期,并且开拓了新兴的海外市场。今年1-5月,中国电池片和组件出口总额55.13亿美元,同比增长21.2%。
  但在欧盟,各主要成员国大幅削减补贴,加上MIP的约束,欧盟大陆的新增光伏装机容量从2012年的16.5GW大幅下降到2016年的6.7GW。2017年,除了土耳其的强劲增长外,28个欧盟成员国(不包括土耳其)的新增装机容量年增长率仅为6%,从2016年的5.69GW增加到2017年的6.03GW。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显示,2017年欧洲五大光伏市场分别是土耳其、德国、法国、荷兰和英国,占据了新增容量的2/3。
  “双反”的取消,对于欧盟市场来说,又将引发新一轮的巨变。
  IHSMarkit分析师JosefinBerg9月3日预计,未来几周内欧洲组件的新合约价格将下降30%。对项目开发商和EPC而言,这意味着即刻降低项目系统的总成本以及相应的LCOE,并提高已签约项目的利润率。
  德国企业贺利氏光伏业务负责人李莹告诉记者,这对于贺利氏的光伏业务直接利好。其向记者提供的一份内部分析报告显示,对于中国主要光伏供应商来说,可直接向欧盟市场销售电池片及组件,而非绕道海外工厂。可帮助中国大陆厂商释放库存,提高利用率。
  “而对于欧盟来说,虽然市场需求上升,但也意味着价格竞争会更加激烈,欧盟制造商面临挑战。”李莹说。
  未来应理性竞争
  国际能源署署长高级顾问杨雷告诉记者,欧洲实际上需要中国的光伏产能。中国低成本、规模化的光伏设备的生产,不仅是对欧洲光伏发展,对促进光伏行业的全球发展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他看来,中国光伏产品重新回归欧盟视野,实际上与本身的技术进步也有关系。
  在“双反”期间,中国企业拥有反复谈判争取来的出口配额,却因企业产品的品质竞争力不足,而不能消化这些配额。
  “中国企业现在在光伏技术和产能上都属于全球领先的水平,并不只是产能大。”杨雷说。
  回顾过去光伏的发展历程,产能过剩是一直存在的问题,也是容易“一击致命”的薄弱点。2013年,欧盟对中国光伏进行“双反”,造成中国光伏行业寒冬,这种困局其实和之前几年光伏行业无序竞争与产能跃进有密切联系。“531新政”也是对产能过剩、依靠补贴的大跃进式增长的强行修正。
  可见以往出现的低价竞争问题与国内企业处于野蛮生长阶段有关,需要成长学习的过程。所以,有消息指出,近期,国家层面将组织光伏企业进行闭门会议,提前预防蜂拥而上和低价竞争。
  不过,针对价格战的担忧,贺利氏的上述分析报告预计,中国出口欧盟的光伏产品价格水平将保持稳定,价格不会进一步下跌。
  “中国光伏产品本身价格就低,没有价格战一说。”李莹表示。
  杨雷则指出,目前是否会有价格战依旧很难判断,但目前已经有不少经验教训,“搞倾销战略来打压竞争对手,甚至有时候不光打压国际的竞争,还打压国内的竞争对手,肯定是伤人伤己、难以为继的。”
  “对于国际的反垄断或者国内的反垄断工作还需加强,针对企业倾销给予巨大惩罚。但从目前的机制来看,如何裁定还是一个很大的课题。”杨雷表示,“但这也不是靠行政干预就能够做好的,如果最后变成了‘跑关系’,肯定也会有问题。理性竞争或者是竞争合作是一个更好的方向。”
  针对欧盟宣布对华光伏取消“双反”,商务部也表态称,中欧光伏贸易争端逐步得到解决,是在双方高层关注下,政府和业界共同努力的结果,是通过磋商成功解决贸易摩擦的典范。
  杨雷建议,借此机会,合作可以更加立体。除了产品交易、生产设备的互相投资合作外,分享技术进步红利的合作还可以更深化,能够让产业少走弯路,更快降低成本。
  此外,在资本层面,绿色能源投资、能源金融合作也是目前国际能源合作趋势。(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杨悦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