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燃煤耦合发电加速布局 生物质能将转向深度要空间
燃煤耦合发电加速布局 生物质能将转向深度要空间 2018-07-05 11:54:35

摘要:在众多业界人士看来,生物质燃煤耦合发电既能兜底消纳生物质资源,又不依赖于生物质燃料,其魅力在于可实现多方共赢、兼具综合效益。

\
  作为煤电清洁改造新路径,生物质燃煤耦合发电正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在众多业界人士看来,生物质燃煤耦合发电既能兜底消纳生物质资源,又不依赖于生物质燃料,其魅力在于可实现多方共赢、兼具综合效益。
  燃煤耦合发电加速布局生物质能将转向深度要空间
  生物质燃煤耦合发电或将成为未来秸秆、污泥处理回收再利用的重要角色。
  作为可再生能源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生物质发电兼具经济、生态与社会等综合效益。而在燃煤耦合农林废弃残余物发电技改项目、燃煤耦合垃圾发电和燃煤耦合污泥发电技改项目三种技术中,前者技术意义最大。公开资料显示,耦合发电依托现有燃煤电厂进行改造实现生物质发电,可利用电厂现有的发电设施和超低排放等其他公用设施,模化协同处理污泥、垃圾,实现火电燃料灵活性,减少项目投资成本。
  根据《农林生物质与燃煤混燃发电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包括秸秆在内的农林剩余物资源丰富,超过4亿吨可供能源化利用,折合接近2.5亿吨标煤。每逢两收季节,我国农林产区总有大量的农林废弃物就地焚烧而产生大面积、高强度的大气污染。如何破题?把“生物质能”与煤电“撮合”在一起进行发电试点,其社会效益远远大于经济效益。
  除了具有见效快、排放低、可再生电能质量稳定的特点,生物质能燃煤耦合发电还可破解秸秆田间直焚、污泥垃圾围城等社会治理难题。在我国,利用现役煤电环保集中治理平台,生物质发电的大气污染物排放浓度可降至生物质直燃发电的六分之一。按平均掺烧量为10%估算,若未来三年内实现1500万千瓦时生物质耦合发电,便可减少煤电发电量约700亿千瓦时,可使煤电发电量比重下降接近1%。
  一方面从农林垃圾出手,一方面瞄准城市垃圾,随着我国碳减排制度体系建设和碳排放交易市场建设的日趋完善,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也正迎来良好的发展机遇。针对秋冬雾霾,2017年底国家能源局和环保部发布的《关于开展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技改试点工作的通知》提出,将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技改试点工作。上述《通知》将生物质能与煤电相结合,或许正是考虑让生物质能也能借助煤电的规模实现经济性的发展目标。
  《通知》同时明确以促进秸秆消纳、污泥垃圾低污染处理为目标,耦合利用项目还可享受生物质耦合发电相关政策。业内认为,这将对当前困扰社会环境保护的秸秆田间焚烧或丢弃引起的污染问题和污泥垃圾围城及其引起的污染的解决提供了一条有效途径。尤其是地方政府成为可燃废弃物处理的责任主体后,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的优势将更加突出。
  《通知》无疑对现阶段耦合发电产业发展打了一针“强心剂”和“催化剂”。作为一种成熟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技术,耦合发电在国际上已形成规模化应用,国内则刚刚起步。过去一段时间内,包括广东、宁夏、湖北在内的多个省份陆续启动了一批燃煤与农林生物质、污泥耦合发电的试点项目。
  尽管如此,生物质能燃煤耦合发电也有着成长烦恼:虽然运行效率高、技术成熟,但生物质与燃煤直接混合燃烧耦合发电技术存在生物质燃料应用量的在线监测难题。因电厂才是项目主体,其规划选址多参照煤炭供应、电网结构等要素,而非原料分布。更令业界担忧的是,垃圾处置费低价竞争和农林废弃物燃料高价竞购让生物质发电行业通过“环境效益”获得收益的通道越走越窄。
  此外,行业此前享受税收优惠政策是按《资源综合利用企业所得税优惠目录》和《资源综合利用产品和劳务增值税优惠目录》两个目录执行,但如何科学而不受人为等因素干扰地进行监管,是影响运营的关键之一。因而,迄今生物质能燃煤耦合发电的电价补贴实则旨在载客入海迎接挑战,终究还是要靠企业自身能力拥抱新常态,游向彼岸。(中国环保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