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国内光伏名企英利8年盛极而衰 成世界杯中企赞助商魔咒?
国内光伏名企英利8年盛极而衰 成世界杯中企赞助商魔咒? 2018-06-19 11:44:47

摘要:中国英利2017年的资产负债率为201%,较2016年的153%又增加了。中国英利的债务重组已开展整整两年,但一直未出结果。

  6月14日,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就要开赛了。财经作家吴晓波曾说:“一切足球的狂欢,都将以足球的名义开始,以经济的计算结束,这才是全部意义上的世界杯。”

  据悉,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总预算达到108亿美元。世界杯从国际足联的角度看绝对是稳赚不赔,世界杯收入主要包括门票销售、电视转播权及市场营销。但对主办方俄罗斯来说,是盈是亏,还未确定。
  开赛前有这样一句话迅速流行于中国网络——“俄罗斯世界杯,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其他都去了。”中国人不仅抢购四万张门票,位列本届世界杯球票销量榜第9名,还在17个赞助商中占据了5席,万达、海信、蒙牛、vivo、雅迪“出线”。
  在八年前,赞助世界杯的名单上只有一家中国企业——中国英利。2010年南非世界杯,当“中国英利”四个汉字出现在赛场上时,国人沸腾,这是世界杯自1630年成立以来80年中第一次出现中国企业的身影,“中国品牌走出去了”、“中国队没来,但是中国制造来了”的名族情绪高涨。同时业内却有人对此表示“看不懂”,一个B2B的新能源企业投入2亿赞助世界杯莫不是做“傻事”?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中国英利又赞助了巴西世界杯,就这么一家连续两度赞助世界杯的企业,却在短短几年时间后,几乎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而这会否成为中企世界杯赞助商的一个魔咒。就像很多央视曾经的标王一样,早已没落的难觅踪影。
  曾经封王
  “必须让新兴市场的消费者迅速认识英利,世界杯这一万众瞩目的平台,无疑是个捷径。”表示赞助世界杯并不亏的是英利执行董事李宗炜,他之前就职于普华永道,后来被英利集团创始人苗连生高薪挖到公司,主导英利上市。
  李宗炜此时代表的中国英利正战斗力十足。
  根据英利集团官网介绍,英利集团成立于1987年,总部位于河北,是全球领先的太阳能光伏企业。
  2007年中国英利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成为第四家在纽交所上市融资的中国光伏企业,市值22.66亿美元,在10家海外上市的中国光伏企业中位列第三,创始人苗连生也由此以137.5亿元的资产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30位,成为河北首富。
  2009年,中国英利掀起行业价格战震惊行业。在国内规模最大的太阳能电站——甘肃敦煌10兆瓦并网太阳能发电场的发电示范工程的竞标会上,中国英利联合国投电力抛出0.69元/度的报价,这一价格与风电上网电价相差无几,而当时国内光伏企业的成本多是在2.1-2.4元/度之间,即使技术领先的德国价位也在1.8-2.3元/度之间,因此公司领头人苗连生被业界称为“价格屠夫”和“搅局者”。
  依靠价格站拿下市场的中国英利2012年组建出货量为2.2吉瓦,卫冕全球第一;2013年,中国英利出货量增长40%,达到3.2吉瓦,连续第二年蝉联出货量全球第一,市场份额也有7.4%攀升到10%左右,即全球10块光伏组件中就有一块产自英利。
  2014年,雄心勃勃的英利再一次赞助了巴西世界杯,苗连生对媒体表示,“南非世界杯只是让人听了个响,让人知道英利;而巴西世界杯,则要让人留下深刻印象。”
  有13年军旅生涯经历的苗连生,钟爱世界杯其实是因为赞助世界杯是英利开拓全球市场的关键一战,此前,苗连生的“扩张战”一直在进行。2007年,英利向外披露十年规划,在保定投入1228亿元资金,打造年销售收入3055亿元的新能源产业园区。2013年,巅峰期的英利进行“二次创业”,“千亿决战下游光伏电站”的战役气势汹汹。
  盛极而衰
  英利的命运如同抛物线一般,升至最高时,便要开始下降了。
  2011年,德国太阳能公司SolarWorld美国分公司,联合其他6家美国光伏企业,向美国商务部正式提出申请,对从中国进口的光伏产品进行“双反”(反补贴、反倾销)调查。调查共涉及75家中国企业,其中就包括中国英利。
  根据中国光伏产业联盟的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光伏企业数为262家,2012年已经降至112家。大量的问题开始显现,中国光伏产品九成以上依赖国际市场,国内需求不足3%,而且低端环节严重过剩,在2011年全球太阳能光伏总产能大于实际需求量1.5至2倍的情况下,一些企业在亏损状态下仍大量出口,形成恶性竞争。
  2013年,曾经显赫一时的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宣布破产,业界哗然。
  中国英利的问题同样离不开负债扩张。2012年和2013财年,英利分别亏损30.64亿元和19.44亿元。赞助2014年世界杯的当年,净亏损2.095亿美元,2013年时,英利负债率就已经达到高达92.2%。
  2015年7月开始,英利收盘价已连续4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收到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而中国英利的最高股价曾经是41.8美元一股。当年12月,中国英利通过宣布采取“10并1”的并股方案才避免退市。
  同年10月,英利的子公司保定天威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一笔超10亿元的债务未能按期足额兑付,步入债务违约。2016年5月,天威英利发行总额14亿元的债券也宣告违约。2016年7月,带着员工“打仗”的苗连生辞去英利集团董事长一职,引发外界广泛关注和猜测。而此前被苗连生重金请来的李宗炜,早在2014年就离开了公司。
  随着政策的变动,中国光伏企业逐步回暖,因为美股市场对中国光伏企业估值仍然很低,中国光伏企业在美国市场基本丧失了融资能力,因此,2015年以后,不断有美股光伏企业收到私有化要约,准备回归国内A股,其中天合光能、晶澳等已经开始或完成私有化。2017年以来,隆基、通威、协鑫等新兴光伏巨头纷纷掀起新一轮的产能竞赛和融资大战,而中国英利却还深陷债务泥潭。
  2015年10月,中国英利的子公司保定天威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一笔超10亿元的债务未能按期足额兑付,步入债务违约,进行债务重组。2016年5月,该子公司发行总额14亿元的债券也宣告违约。2017年,英利还被一家持有中期票据本金为6570万元的债权人发起诉讼,要求兑付相关款项。
  2017年年报显示,中国英利全年组件出货量2.95GW,相比2016年的2170.4MW,同比增长36%。2017年营收83.64亿元,相较2016年的83.76亿元,变化不大;2017年的毛利润3.05亿元,较2016年的11.5亿元严重缩水;2017年毛利率为3.6%,较2016年的13.8%大幅下滑。这意味着,英利虽然卖出了更多的组件,但其却并未从中获利,陷入卖得越多亏得越多的泥潭。
  此外,中国英利2017年的资产负债率为201%,较2016年的153%又增加了。中国英利的债务重组已开展整整两年,但一直未出结果。在被媒体问及债务重组为何一直未果时,一位英利高管反问到,“我们怎么可能挑呢?”而且公司控股权都已摆在谈判桌上。(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