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如何做好煤电联营
如何做好煤电联营 2018-06-04 12:17:16

摘要:积重难返的“跷跷板”效应再次显现,而煤电联营恐怕仍是煤电两家良性可持续发展的现实选择。

\
  积重难返的“跷跷板”效应再次显现,而煤电联营恐怕仍是煤电两家良性可持续发展的现实选择。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1-2月全国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实现利润总额462.6亿元,同比增长19.6%。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3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初步测算2017年全国煤电行业因电煤价格上涨导致的采购成本比2016年高2000亿元左右,这是煤电行业大面积亏损的主因。
  从数据来看,煤与电确实“冰火两重天”。煤电两家通过晒去年的成绩单,多年来积重难返的“跷跷板”效应再次显现。尽管有些专家不看好煤电联营,但去年神华和国电的成功组合为国家能源投资集团证明,煤电联营是两家良性可持续发展的现实选择。
  务必成熟一家推出一家
  新年伊始的1月5日,国家12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煤炭企业兼并重组转型升级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支持有条件的煤炭企业之间实施兼并重组,支持发展煤电联营,支持煤炭与煤化工企业兼并重组,支持煤炭与其他关联产业企业兼并重组。
  煤电联营必须审慎进行,务必做到成熟一家、重组一家,切忌利用行政手段“拉郎配”。值得关注的是,《意见》除了支持煤炭企业之间实施兼并重组之外,对于煤电联营、煤炭与煤化工企业、煤炭与其他关联产业企业兼并重组也将予以支持。不得不说,这次《意见》突破了传统企业兼并的老路子,过去的企业兼并总是同业合并、避免同质化竞争的案例较多一些,本次《意见》思想更为解放,出发点更为大胆,步子也可能迈的快一些。然而,在央企层面除了神华之外,也就剩下一个中煤了。
  前几年在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开始后,中煤集团已经开始整合其他央企所属煤炭资产,国投持有的新集能源(*ST新集)股份无偿划归中煤集团。之后,保利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也整体划转至中煤集团旗下。现在,几乎所有媒体都指向了中煤集团,认为今年煤炭行业兼并重组的高潮无疑应由中煤集团发起,而由中煤集团主要负责的央企煤炭资产整合平台——国源煤炭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也剑指煤炭资源整合,未来11家涉煤央企将成为重组重点。如果这11家涉煤央企都由中煤集团来实施重组的话,由专业的企业干专业的事无疑有利于这些央企的涉煤板块发展,既避免了在央企层面的同质化竞争,又能实现统一规划统一调度,着实是一件好事;当然要顺利实现高质量兼并重组也不是一件易事,要知道这些涉煤板块当初都是在煤价高企时花重金买下的,在兼并重组过程中必将与重组主体进行讨价还价,双方势必会有一场“拉锯战”。完成这些盘根错节的资产兼并重组本身并非易事,再与四大电力中的某家企业联姻还需假以时日,指望中煤集团成为第二个神华,务必需要戒骄戒躁。
  由此看来,既然电力企业主要是央企,而煤炭企业主要在地方,这就无疑促使电力企业进军地方煤炭企业,央地联姻也不失为一种不错而无奈的选择。目前,在央地煤企联姻尚无先行者,更无成功案例,需要中央和地方充分沟通,拿出切实可行、互利双赢的方案,才能为央地联姻保驾护航,但又要避免政策干预过多造成消化不良。因此,谁将成为第一个吃螃蟹者,我们将会给予相当的期待。
  务必实现高质量发展
  煤电联营必须以实现未来高质量发展、提升企业整体竞争力为前提。去年,神华挟世界老大之势,与国电集团强强联合,为我国能源企业兼并重组提供了范本。但这一模式无法复制克隆,原因是其他能源企业也许没有像神华那样的可比性,因为神华集团具有全产业链优势,有高起点的煤电路港航一体化模式。
  拿原煤炭工业部部长、神华集团原董事长肖寒的话来说,“神华集团煤电路港航的模式,不仅在国内是第一个,全世界也是没有过的。”依靠这一模式,神华不仅在去年赚得盆满钵满,即便在煤价下行时期也保持住了“煤企一哥”的地位。放眼业内,可以说,世界上没有第二个神华。因此,国电神华的成功模式仅供参考,煤电领域第二家成功案例必须走出一条新路子。
  紧接着到了1月22日四大电力央企——国电投、华能、大唐、华电联合提请国家发改委《关于当前电煤保供形势严峻的紧急报告》,希望国家发改委出手调控煤炭供应及铁路运力支持。《报告》称,进入冬季以来,由于供暖耗煤增加、岁末煤炭产量下滑、春运铁路运力紧张等因素影响,目前煤炭供给严重不足、燃煤电厂面临全国性大范围保供风险。
  显而易见,以往都是同病相怜的五大电力集团联名上书发改委,要求出台具体措施保供限价,如今却是遍插茱萸少一人。众所周知,在国电和神华成功重组为中国国家能源投资集团之后,像诸如联名上书国家有关部门的事情,再也与它不搭嘎了。
  毋庸置疑,在有了国家能源投资集团这一胜券在握,在煤炭去产能总量超过5.4亿吨、煤价经过一年多高位运行、煤企有所起色之后,国家12部委强力推动煤炭行业兼并重组的步伐正在加快。然而,如何使这一步走得又快又稳、在保障能源安全的同时发展和培育一批现代化煤炭企业集团、形成若干个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亿吨级特大型煤炭企业集团,却也不是十分容易的一件事。
  兼并重组必须以实现未来高质量发展、提升企业整体竞争力为前提。《意见》指出,到2020年底,争取在全国形成若干个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亿吨级特大型煤炭企业集团,发展和培育一批现代化煤炭企业集团。但不管是煤炭企业还是发电企业,我国企业在效率和安全方面低于全球平均水平,显示出我国国有煤电企业存在竞争力劣势和效率不高的通病。
  以山西为例,山西是我国地方产煤大省,山西煤炭行业的一举一动具有风向标作用。笔者在山西采访时了解到,刚刚过去的2017年,尽管煤价高企令煤炭企业的业绩大幅改善,但对山西省属七大煤炭集团的万亿负债而言仍是杯水车薪。众所周知,2008-2009年山西省开始实施中国规模最大的煤企重组,以省属大型煤企为重组主体,向银行大举借款兼并小煤矿,但在整改尚未完成之际,高位运行的煤价开始向下俯冲,煤企自此背负上庞大的债务。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山西七大煤企效益有所好转,亏损面有所缩小,可负债仍在上升,每年的财务成本仍处于高位。为了有效降低企业运营成本、推进企业改革,山西省国资委专门下发《关于省属企业开展压缩管理层级减少法人户数工作的通知》,目前山西省属各大煤企正在大刀阔斧推进改革,压缩管理层级,实现轻装上阵。
  因此,笔者认为,煤电联营实现一体化规模发展,必须提升企业发展质量,提升企业效率和整体竞争力,才能在未来竞争激烈的国际市场占得一席之地,才能在“一带一路”倡议和全球能源互联的大势下发挥更大作用。
  务必处理好债转股和混改
  债转股、混合所有制改革事关企业性质,牵一发动全身,必须妥善推进、不容小觑。本次12部委的意见指出,将在土地矿产处置、煤矿新建项目核准审批、市场融资和资产债务重组等方面为煤炭兼并重组企业提供支持。
  两年来,煤炭行业完成去产能5.4亿吨,由于去杠杆和去产能未能同步实施,导致去产能退出生产矿井债务分割处置得不到政策保障。由于绝大部分被关闭煤矿是非独立核算(独立法人)单位,煤矿所有债务均由集团公司统借统贷统还,煤矿关闭退出后,所有债务均由集团公司承担,造成企业债务负担增加,不良资产率上升,资产负债率不降反升。目前煤炭行业整体资产负债率仍保持70%的高位,经营风险加大。
  市场化债转股作为去杠杆主要方式进展缓慢,目前一些企业出现了明股实债、项目落地难的问题。2018年1月26日,发改委、央行等七部委印发《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实施中有关具体政策问题的通知》,允许发起设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开展债转股,进一步推进了债转股实施力度、降低了债转股门槛,但实施过程中必须对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主体加强监管、严格审核,必须做好风险控制,循序渐进、稳妥推进。
  混合所有制改革是20世纪90年代提出的改革方案,是在坚持公有制为主体的条件下,把公有制与非公有制结合起来的新的所有制实现形式,其中既有公有制经济,也有非公有制经济。2018年新年伊始,各地纷纷把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今年工作的重点。对于煤炭企业来说,以混合所有制改革为抓手,推进跨所有制煤炭企业的兼并重组不失为一项好的选择。但在推进过程中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改革的目的是提升国有资本的活力而不是削弱国有资本,必须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必须为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必须保持国有资本的绝对控制力,特别是在关系到国计民生的煤电等能源领域,绝不是“一混就灵”,更不能“一混了之”。
  仍以山西省为例。笔者从山西省国资委了解到,经过艰苦努力,2017年山西省属企业资产负债率实现了自2007年以来首次下降,同比下降1.7个百分点,但仍保持在77.7%的高位。
  为顺利推进债转股和混合所有制改革,2017年6月,山西省委省政府印发了《省属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实施意见》。山西省国资委负责人指出,由于山西一煤独大,这次混改有非常明确的指向,就是引导煤炭产业上下游产业相互持股,构建产业链,发展利益共同体,增强抗风险能力。据悉,2017年山西省国资委共筛选出第一批5户省属二级混合所有制企业开展员工持股试点,煤炭行业包括山西阳煤集团所属中催技术有限公司、潞安集团所属山西潞安精蜡化学品有限公司、同煤集团所属大同煤矿集团朔州煤电怀仁宏腾陶瓷建材开发有限公司,今年将继续稳步推进上述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总之,推进煤电联营必须做好顶层体系设计,注重改革的科学性、前瞻性、可操作性,务必做到成熟一家、重组一家,以实现未来高质量发展、提升企业整体竞争力为前提,解决债转股、混合所有制改革等焦点和难点问题,使“三驾马车”并驾齐驱,为煤电联营保驾护航。《能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