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2017年煤电行业在经受“亏损”煎熬 “投靠”清洁能源发电保证利润
2017年煤电行业在经受“亏损”煎熬 “投靠”清洁能源发电保证利润 2018-02-27 14:33:31

摘要:2017年对煤电行业来说可谓煎熬,“亏损”已从个例变成整个行业普遍存在的现实。

\
  2017年对煤电行业来说可谓煎熬,“亏损”已从个例变成整个行业普遍存在的现实。
  日前,作为行业龙头的五大发电集团旗下主要上市公司发布的2017年业绩预告显示,其中四家公司业绩预减。根据公告,除大唐发电外,华能国际、华电国际、国电电力、中国电力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均将有较大降幅,最大降幅预计超过90%。
  煤电已成业绩“包袱”
  以2016年底的数据来看,五大发电主要上市公司煤电机组占比仍然很高。其中,华能国际旗下煤电装机占到87%左右,清洁能源装机占比仅约13%;拥有较多风电、水电装机的国电电力,其清洁能源装机占比达到33.67%;其余三家清洁能源装机占比均在20%左右。
  各公司以煤电为主的装机结构,使得煤电板块业绩水平基本决定了其整体业绩水平。华能国际发布的公告中,2017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2016年(重述后)预减多达81亿元至90亿元,降幅为78%至86%;拥有最高清洁能源装机占比的国电电力,公告中预测的归属股东净利润降幅为49.66%至60.60%。
  根据业内某分析机构测算,中国电力旗下火电分部2017年亏损约3亿元,水电等清洁能源合计贡献利润约10亿元。龙头发电企业的煤电业务录得亏损,转而依靠清洁能源发电来保证利润,整个煤电行业经营境遇可见一斑。
  此外,在各公司盈利大幅缩水的同时,大唐发电预计在2017年扭亏为盈。但该公司业绩好转的主要原因在于2016年的非经常性损益,其2017年煤电盈利同样大幅下降。2016年,大唐发电出售旗下煤化工及关联项目,造成净利润减少约55.18亿元,直接导致该公司当年亏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2016年大唐发电归属股东净利润为27.5亿元,以此为标准,大唐发电扣除非经常行损益后的归属股东净利润降幅也将达46.2%至60.7%。
  煤价持续高位运行
  在业绩预告中,各公司针对煤电业务盈利锐减原因进行了分析,并且无一例外地将矛头指向燃料成本的同比大幅提高。
  截至2月9日,由中电联制定的中国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CECI沿海指数)已连续发布13期。中电联方面指出,CECI沿海指数立足发电侧、需求侧发布,可以真实反映煤电行业实际煤炭采购价格变化。记者对已发布的CECI沿海指数价格进行梳理后发现,各品种动力煤离岸价、成交价均在持续走高。
  CECI沿海指数发布的3个月时间内,5500大卡成交价由669元/吨直升至752元/吨,累计上涨83元/吨;5000大卡最新成交价已达到679元/吨,甚至超过了2017年11月5500大卡的成交价格。负责该指数编制的相关人士表示:“2017-2018供暖季,多个地区出现强降雪和低温天气,加之春节放假、环保安全检查等因素,电煤供应受到较大压力,产量、运力受限,共同推高了煤炭价格。”
  此外,由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发布的中国电煤价格指数,也印证了2017年电煤价格持续高位运行的结论。
  中国电煤价格指数以2014年1月为基准值,自2015年9月起正式按月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12月,该指数已达到536.19元/吨,超过534.92元/吨的历史最高值;2017年全国平均电煤价格指数达到515.99元/吨,而2016年的这一数据仅为380.925元/吨。
  今年1月,全国综合电煤价格指数为549.12元/吨,再创该指数新高。而2月14日发布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则显示,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小幅下降至575元/吨,5500大卡与5000大卡现货指数也已开始下降。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周评分析认为,沿海电煤日耗快速下降、长协与进口煤补充作用明显,是造成近期动力煤价格有所回落的原因。
  编后
  煤电行业龙头业绩锐减,其他企业的日子更加难过。
  截至目前,已有漳泽电力、内蒙华电、华电能源等上市公司发布了业绩预亏公告。高煤价下,发电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将经受考验:供煤渠道如何保障、高价买煤对资金链的压力如何疏导、投融资收益与成本管理能否到位……任何一环出现问题,都可能使企业陷入经营困难。整个行业不容乐观,中小企业将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市场淘汰。
  五大发电集团所属主要上市公司2017年业绩将于3月中旬至4月中旬陆续发布。可以预见,随着供给侧改革与电力体制改革的推进,在煤价、电价均缺乏大幅度调整条件的情况下,煤电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很难成为业绩增长点。清洁能源发电或许还无法取代煤电的基础性地位,但从企业经营效益的角度来看,清洁能源的时代已经到来。(《中国能源报》 作者:卢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