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火电大面积亏损煤价高位运转 中国神华净利暴增99%
火电大面积亏损煤价高位运转 中国神华净利暴增99% 2018-01-31 10:23:49

摘要:2017年的上市煤企普遍预盈并不出人意料,而“跷跷板”另一边的火电企业的大面积亏损亦同。在煤炭企业看来较为合理的中高位价格,在火电企业眼中却并非如此。

  [2017年的上市煤企普遍预盈并不出人意料,而“跷跷板”另一边的火电企业的大面积亏损亦同。在煤炭企业看来较为合理的中高位价格,在火电企业眼中却并非如此]

\
  长期保持高位的煤价使上市煤企业绩大增。
  近日,行业内总市值排位前三的中国神华(601088.SH)、陕西煤业(9.840,-0.11,-1.11%)(601225.SH)、兖州煤业(17.770,-0.42,-2.31%)(600188.SH)陆续公布2017年度业绩预增公告。
  其中,中国神华预计2017年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约452亿元,较上年增长约225亿元,同比增长约99%;陕西煤业预计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0亿元~106亿元,同比增加263%~285%;兖州煤业则预计2017年业绩增加39.9亿~50.7亿元,同比增加193%~245%。
  提及业绩大增的原因,上述三家公司在公告中均表示供给侧改革效果显现,煤炭价格保持中高位运行,下游用煤、用电需求量增长,致使商品煤销售价量齐升。除了增加产量,中国神华也在上述业绩预增公告中表示,公司加大自有矿区周边及铁路沿线的外购煤源组织力度,积极做好电力营销,实现煤炭销售量及平均销售价格上升,运输业务量、售电量上升。
  中国神华近日公布的主要运营数据显示,2017年1~12月,中国神华累计商品煤产量约2.95亿吨,同比增长1.9%;煤炭销售量约4.44亿吨,同比增长12.4%;总发电量约2628.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4%。另据其三季报,2017年前9月,中国神华的煤炭销售平均价格为422元/吨,同比增长近五成,其中,国内贸易煤售价同比增长120%。
  不仅是上述龙头企业预期取得尚佳的成绩,已经披露业绩预告的上市煤企也频传捷报。大同煤业(6.840,-0.14,-2.01%)(601001.SH)预计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5.8亿元,同比增加约212%;潞安环能(12.450,-0.28,-2.20%)(601699.SH)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将增加18亿~21亿元,同比增加210%~245%。恒源煤电(11.090,-0.23,-2.03%)预计净利将增加10.71亿元,同比大幅上涨3036.38%。
  从2016年下半年以来,煤价持续高位,使此前连年处于低谷的煤炭企业业绩出现恢复性增长。2017年的上市煤企普遍预盈并不出人意料,而“跷跷板”另一边的火电企业的大面积亏损亦同。在煤炭企业看来较为合理的中高位价格,在火电企业眼中却并非如此。
  近日,包括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和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内的四大发电集团在上交发改委的《关于当前电煤保供形势严峻的紧急报告》中明确指出,希望煤价能够回归合理区间,并称当前火电板块已处全面亏损状态,受煤价上涨影响,不少燃煤火电厂资金链已经断裂,还有不少已经面临银行停贷、限贷、无钱买煤的困难局面,五大发电集团煤电板块亏损402亿元,亏损面达60%左右。
  2016年底,为平抑煤价过快上涨的势头,国家发改委、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联合签署的《关于平抑煤炭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备忘录》中明确了500元/吨~570元/吨的动力煤价格绿色区间。而2017年全年综合煤价绝大部分时间位于600元/吨以上的红色区域,CCI5500动力煤价格指数全年均值为624元/吨,同比上涨34%。
  源自成本的压力也反映在火电企业的业绩中,根据不完全统计,截至发稿,已有9家火电企业发布2017年业绩预告,其中5家预亏,另外4家预减。
  华电能源(2.990,-0.10,-3.24%)(600726.SH)预计2017年1~12月业绩首亏,归属净利约为-10.5亿元~-9.5亿元,而前三季度,该公司归属净利就已同比下降256.06%至-3.971亿元。以火电装机为主的长源电力(3.590,-0.08,-2.18%)(000966.SZ)预计报告期内亏损1.5亿元~-0.9亿元,而上年净利为3.988亿元。
  “今年汽运被打压得厉害。铁路运力瓶颈明显,今冬下游需求又好,导致了电厂库存大幅下降。”一德期货煤炭研究员关大利对第一财经表示,运输环节和用煤需求的问题是导致煤炭供应偏紧问题的原因所在。
  “目前电煤价格处于相对高位,以秦皇岛港5500大卡动力煤为例,目前平仓价格为750元/吨,与去年同期相比价格涨幅高达25%,这个价格不仅高于盘面价格,也远高于电厂盈亏平衡线所能接受的价格。”卓创资讯煤炭分析师张敏表示,“另外北方供暖、南北方普降雨雪、耗电量大增、导致耗煤量大涨;在此情况下,电厂又出现采煤难、运煤难现象,导致电厂电煤库存持续低位,电煤保供形势严峻。因此春节之前动力煤价格仍有较强支撑力度。”
  为了缓解上述状况,政策层面也在积极协调,并出台了相应的措施。“比如积极释放先进产能、大煤企带头降价稳价,春节期间大矿正常生产、积极调配铁路运力保证电煤运输,通过以上多方面的努力,春节之前,电煤供应紧张的形势应该会有所缓解。春节过后,随着煤炭先进产能的不断释放、供暖的结束、天气的回暖,节后动力煤价格整体下行概率较大。”张敏表示。
  然而,上述举措并非长久之计,有市场分析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市场煤”、“计划电”是导致“煤电矛盾”的核心原因,两个市场没有形成联动机制,煤价的变动未能在电价方面体现出来,因此目前只能通过行政手段进行调整。(《第一财经日报》高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