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全球对天然气、煤炭和核能的竞争就要终结了?
全球对天然气、煤炭和核能的竞争就要终结了? 2017-11-15 16:16:14

摘要:经过多年努力,可再生能源终于可以在无需大量补贴或者其他政策干预的情况下,占得能源市场的一席之地。

\
  11月14日,FT中文网发表了文章《可再生能源的颠覆威力》,介绍了当前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情况。据文章介绍,可再生能源开始在能源市场占得一席之地,在电力领域,它开始对现有的竞争秩序产生深刻的颠覆性影响。
  可再生能源的进步改变了市场结构,在许多国家打开了新的前景。​
  经过多年努力,可再生能源终于可以在无需大量补贴或者其他政策干预的情况下,占得能源市场的一席之地。国际能源署(IEA)对可再生能源行业的最新研究报告,展示了这个行业正在取得的显著进展,尤其是其不断降低成本让人瞩目。
  可再生能源还无法转变整个能源行业,但在电力领域,它们开始对现有的竞争秩序产生深刻的颠覆性影响。
  国际能源署的报告描述了可再生能源在一年来取得的显著进展,并预测接下来5年可再生能源还将持续增长。进展集中在太阳能发电方面,去年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增长50%,到2022年还将新增660吉瓦(GW)。
  2016年,全球新增的发电装机容量有三分之二来自可再生能源。到2022年,可再生能源的持续增长将使其拿下全球电力市场的30%,装机容量增加总量将达到920吉瓦。作为市场领导者的中国,迅速将强大的制造能力与技术实力结合起来,打造出了一个大幅压低成本的产业。
  国际能源署的这一预测与该机构以往对可再生能源的谨慎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5年前,该机构发表报告称,我们正踏入天然气的黄金时代——这鼓励一些企业投资于一系列庞大的项目,其中许多项目依赖成本高昂的液化过程。当时,对天然气消费量的增长预测显然是过度乐观的,其实际增长是有限的,而供应量激增压低了价格。
  此次对可再生能源的增长预测是否更为可信?假设如果真如此,这对全球能源结构,对天然气、煤炭和核能等竞争供能来源,以及对气候变化都意味着什么?
  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过去两年,太阳能和风能都取得了足以转变自身前景的进步。
  近年来,风能在生产率和成本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最近的风能拍卖上,北海新风电项目Hornsea2的电价低至每兆瓦小时(MW/hr)57.5英镑。这一成本不包括在无风的情况下需要的备用发电能力成本,但就算计入这一项,最终的成本也远低于新建核电站每兆瓦小时92.5英镑的电价。风能和太阳能共同设定了新的竞争基准。
  水电的基数和增长潜力也是巨大的,尤其是在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这类可再生能源也同样重要。
  国际能源署预测,全球范围内可再生能源的发电装机容量将在未来5年增长逾40%,这看起来是合理的,如果政策制定者和监管机构能够解决发展分散供电来源中的问题,包括让企业自行发电、并将剩余电力出售给电网,这个数字还可能更高。
  当然,可再生能源的增长会对现有供应商带来一些不太愉快的影响。电力需求正在增长,但新增的低成本来源将取代与之竞争的燃料。煤炭是最容易受到影响的,尤其是在排放受到监管的地方。但天然气也将失去市场份额,而且在一些地方将会降级为用来保持发电量平衡的燃料,在有需要的时候提供备份发电能力。但如果储能技术可以解决可再生能源发电间断性的问题,天然气的作用又将大大降低。
  可再生能源的进步改变了市场结构,在许多国家打开了新的前景。比如,印度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等地区的分布式脱网太阳能发电,能够让数百万人脱离生存贫困。国际能源署估计,接下来5年,将有7000多万人首次在家里用上基本电力服务。
  因此,就电力市场而言,我们处在一个重大转变时刻。其他每一种潜在供电来源的经济性,都将与风能和太阳能发电不断下降的成本作比较。
  作为一个商业提议,可再生能源看起来还将继续发展,但要建立真正的全球竞争,对该行业进行大规模重构看起来必不可少。在欧洲和美国,可再生能源的碎片化过于严重,规模经济严重不足。供应链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整合,支持潜在增长的长期资本太少。
  但这些都是与成功相伴的问题,是能够解决的。可再生能源不再是能源业务中一件被人事后想起来的事情,而是一个处于成长期、有竞争力的行业,给现有能源供应商带来了颠覆和风险。
  然而,保持一种比例观念很重要。风能和太阳能几乎完全被用于发电,而电力只占全球最终能源需求的40%左右,能源消费的主要领域,比如供暖、轻型车辆以外的交通工具以及生产钢铁、水泥和石化产品等工业用途上,可再生能源的影响还不那么强。在上述这些领域中,有一些在理论上可以电气化,但可能成本高昂。在其他一些领域,能源供应结构的任何改变都是遥远未来的事情。可再生能源当前取得了重大进步,但这还不是故事的结束。(新华网 作者:尼克•巴特勒,译者: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