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水电之痛:将一捆捆钱往火堆里扔 刚出台的政策“安全网”能否兜住?
水电之痛:将一捆捆钱往火堆里扔 刚出台的政策“安全网”能否兜住? 2017-10-30 16:07:21

摘要:西南地区是我国重要的能源基地,集中了全国80%的水能资源。但近年来,弃水问题也集中爆发于此。

  一捆即将掉入火堆的钱停在了半空。

  兜住它的是一张由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编织出的政策“安全网”——10月24日,《关于促进西南地区水电消纳的通知》(发改运行〔2017〕1830号)正式对外印发。
  “省间壁垒导致大量弃电,给全社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这就像将一捆捆钱往火堆里扔,让人心疼又感到不可思议,必须引起大家的重视。”“现在全球物流已经实现,我们无论是在北京还是南京,都可以买到其他任何地方的东西,但是电不能,省间壁垒非常严重。即便云南水电汛期电价只有0.13元/千瓦时,也卖不到其他地方去。”中国工程院院士黄其励日前在“第四届能源论坛”上讲的这些话,戳中了水电人的“痛点”。
  物美价廉,但卖不出去
\
三峡水库今年175米试验性蓄水圆满成功
  西南地区是我国重要的能源基地,集中了全国80%的水能资源。但近年来,弃水问题也集中爆发于此。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亦楠介绍,2016年仅川滇两省的弃水电量就高达800亿千瓦时,与三峡水电站一年的发电量相当,比弃风、弃光电量的总和还要多200多亿千瓦时。更糟糕的是,这一惊人浪费还远未“见顶”——随着大量在建水电站即将投运,“十三五”期间仅川滇两省的弃水电量就有可能飙升至1000亿千瓦时以上。
  据记者了解,当前水电上网电价一般比火电低0.1元/千瓦时、比风电低0.3元/千瓦时、比光伏低0.6元/千瓦时,且电能质量好,可谓“物美价廉”。但为何卖不出去呢?
  “‘十三五’期间,江西省不具备接纳川电入赣的空间。”对于《中国能源报》记者关于“为何拒绝雅中特高压直流工程”的疑问,江西省发改委日前给出了这样的答复。这一回答虽然简短、直接,但已切中弃水问题的“要害”。
  据王亦楠介绍,雅砻江是我国第三大水电基地,早已纳入国家规划的“雅中特高压直流工程”,本为雅砻江中游水电外送江西而设计,原计划2018-2019年建成投产,但因江西要上马600万千瓦的煤电,使得这条已具备开工条件的输电工程搁浅,原本明确的落点不再明确。“若该输电通道无法开工建设,届时,雅砻江中游已列入‘十三五’电力规划的在建、拟建的750万千瓦水电,每年将至少弃电300亿千瓦时以上。”
  另据记者了解,即使是在送电通道已经具备的情况下,受端省“宁用当地煤电也不要川滇便宜水电”的情况也仍然存在。“比如,2013年建成的四川德阳至陕西宝鸡的德宝直流输电线路,尽管四川水电比火电便宜0.1元/千瓦时,但陕西因当地火电装机大量过剩而不愿接受,致使德宝直流在2016年丰水期几乎处于闲置状态。”王亦楠说,“省际壁垒和地方保护已成水电发展的严重羁绊。”
  通道巨大,但仍不够用
\
二滩水电站
  在西南地区周边,北有西北水电基地、风电基地、太阳能基地、煤电基地,东有华中水电基地,南有华南核电。在此格局下,西南电力外送有利于提振经济发展,特别是丰水期能以较低廉价格出售水电电量,枯水期可适当接受邻网火电、光电等,形成“水火风光”优势互补。为此,国家电网公司近年来在加快“川电外送”通道建设的同时,也在积极推进“疆电入川”“藏电入川”“川电入渝”等工程。
  截至目前,四川水电外送能力约3000万千瓦。同时,南方电网公司近年来也在加快推进“西电东送”大通道建设,外送、消纳云南水电,截至目前,通道能力已达到4360万千瓦。但现有通道仍无法满足外送需求。
  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副总经理褚艳芳曾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随着四川多个在建水电陆续投产,预计到2020年,四川清洁能源总装机将达1亿千瓦。
  如果没有新的输电通道,届时将有2000多万千瓦富余电力无法送出,每年弃水电量将超过500亿千瓦时。
  另据记者了解,云南也存在类似问题:一方面,省内水电等电源大规模集中投产;另一方面,省内用电量增长缓慢,致使水电消纳问题凸显。
  记者注意到,《通知》首先聚焦到了网源不协调问题。《通知》要求,加强规划引导和全局统筹,促进电源电网协调发展。“四川省、云南省政府有关部门要结合电力供需形势,优化两省电力‘十三五’发展目标,科学安排在建项目开发时序,保持水电、风电、太阳能等合理发展规模,力争‘十三五’后期不再新增弃水问题。”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对记者表示:“西南部水电的消纳,不应只靠‘西电东送’,还应加强‘南北互联’,让北方的煤电与南方的水电实现更好互补,在更大范围内实现电力优化配置。”
  机制问题仍存,但已现曙光
\
雅砻江流域风光水互补清洁能源基地电力送出示意图
  “目前可再生能源在我国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合计占比仅10%,远低于欧美国家。如此低比重下还存在惊人浪费,并不是可再生能源搞多了、超前了,而是体制机制和技术路线出了问题。”王亦楠说。
  据记者了解,目前关于西南水电消纳确有诸多体制机制问题要理顺。例如,送端电站建设还需与受端省市电站建设,特别是火电建设综合统筹,运行、调度、补偿等问题也需要进一步协调。
  在这方面,《通知》也明确,要研究开展跨省跨区水火发电置换交易,通过合理机制鼓励受电地区减少火电出力,为接纳外来水电腾出空间,促进跨省跨区资源优化配置。
  事实上,南网稍早前已通过市场化方式实现了云南水电和贵州火电间的置换——9月12日广州电力交易中心云贵水火置换首次挂牌交易完成,发电侧上网电量6.2亿千瓦时全额成交,由14家云南水电厂竞得,这标志着南网以市场化交易方式促进云南水电消纳取得重大进展,也是对西电东送原有交易机制和格局的又一次突破。
  其中,对于用电方广东省来说,置换进一步降低了购电成本——此次置换后折算到广东侧的电价为0.34762元/千瓦时,相比2017年西电东送框架协议价格广东落地电价,降低约0.11元/千瓦时,节约购电成本达0.682亿元。
  对于出让方贵州省来说,此次置换为其今冬明春两个季节的电力供应提前增加存煤35万吨。对受让方云南省而言,置换增加了云南水电消纳6.2亿千瓦时,相当于减排二氧化碳49万吨。
  “安全网”已有,但还不密实
\
世界最高坝——锦屏一级水电站大坝
  记者注意到,此次《通知》共涵盖加强规划统筹、加快规划内的水电送出通道建设、加强水火互济的输电通道规划和建设、加强国网与南网输电通道规划和建设、建立健全市场化消纳机制等11项措施。
  具体来讲,在“加强规划引导和全局统筹,促进电源电网协调发展”方面,《通知》提出了多项具体措施,例如:
  ☞☞要求国网、南网争取“十三五”期间新增四川送电能力2000万千瓦以上、新增云南送电能力1300万千瓦以上,确保水电送出通道需求;
  ☞☞推进云南贵州、四川陕西的输电通道建设,从规划上考虑连接云南贵州电网,增加四川陕西通道能力,实现相邻电网互联互通,水火互济;
  ☞☞加强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之间输电通道规划研究,提高输电能力,建立水电跨网消纳机制,进一步扩大云南水电的消纳空间。
  “《通知》中的各项措施,看上去都是点到为止、老生常谈,但事实上,《通知》标志着水电有了全新的发展理念,即统筹发展。”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陈东平说,“此前基本上很少提到水电统筹发展,政策也多是单打独斗,而此次则比较全面,涉及到水火关系、碳市场、电力现货交易、辅助服务、输电通道、流域联合调度等多个方面。可以说,统筹的概念引领了《通知》全文。”
  陈东平介绍,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后,各大发电、电网企业各自为政,互相之间不存在统筹概念,各地方也是如此。“各家、各地都在野蛮生长,产能都上得很快,国家相关部门连全国的电力规划都无法掌握,这必然导致网源不协调等结构性问题。”他说,“但这也是客观规律,有发展就会有矛盾。现在水电发展遇到了‘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就需要用统筹发展来解决。”
  同时,陈东平也表示:“虽然《通知》的出台让人很兴奋,但也应理性看到,《通知》不可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还需要大量相关研究的支撑。《通知》就像是编织了一张大网,但网眼很大,只有不断研究、完善、细化各项措施,让这张网更加密实起来,才能彻底解决弃水难题。”《中国能源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