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司 > 专访长江汽车姜安宁:走高端智能化汽车发展之路
专访长江汽车姜安宁:走高端智能化汽车发展之路 2016-11-15 13:53:21

摘要:长江汽车副总裁姜安宁接受专访时表示,长江汽车坚持走高端智能化汽车的发展道路,以低能耗、零排放来赢得用户和市场。

\
        能源新闻网讯 2016年11月14日,“2016第五届中国电池市场年会暨第一届动力电池应用国际峰会、第二届中国电池行业智能制造研讨会”在北京“职工之家”酒店召开。长江汽车副总裁姜安宁接受专访时表示,长江汽车坚持走高端智能化汽车的发展道路,以低能耗、零排放来赢得用户和市场。
        【长江汽车副总裁姜安宁专访】
        人民数字:您能先简单介绍一下长江汽车吗?
        姜安宁:长江汽车是2013年重组过原来长江客车有限公司,2013年7月份把它们买过来,当时杭州长江客车有限公司是多少年都没有生产的一家客车改装厂。我们把它收购来之后,我们在杭州的余杭区给1200亩土地,我们分两期准备建设30万台纯电动汽车这么一个企业。到2015年4月份,一期全部建完了,一期形成了一个10万台纯电动汽车产能,其中2万台是客车,8万台是轿车、乘用车,加在一起是10万台。一期的投资是25亿,产品是走高端,长江汽车的股东组成,一个就是五龙电动车集团,还有一个北京的紫金巨龙(音),是内资,再加上北京的简式设计三家股东。就是只做纯电动汽车,我们一台油车都不做,我们给自己规划的技术路线就是从纯电动汽车走向纯电动加燃料的电混合,是一个几乎不用发动机的这么一个企业,为什么叫几乎呢?我们在工信部也有插电增程式,是用一个小的发动机带着一个小的发电机来发电,仍然进行电驱动,不是机械驱动,是电驱动。所以在工信部虽然有产品公告,但是现在没有大量推这个,我们主要推的还是纯电动汽车,现阶段,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人民数字:我先问第一个问题,您刚才说到了您这个车是走高端的路线,这个高端路线是指什么样的?
        姜安宁:我们是这么考虑问题的,首先大家都知道吉利李书福先生做汽车,他一开始对汽车的认识,我们认为是蛮粗浅的,有一个著名的观点就是一套沙发加四个轮子,这就是吉利最早的汽车。吉利现在做得蛮成功的,把沃尔沃都收购了。但是它在这之前走了一条很艰辛的路,为什么呢?就是领路人李书福搞了一套沙发加四个轮子,所以认识太低端了,所以做的产品都是大众化的、低端的、低成本、低价的车。所以整个吉利品牌弄得蛮低蛮低的,最后要往高端走的时候就特别特别艰辛,一提吉利就卖不起价钱来。有人打了一个比方,如果两台轿车都是非常高端的,一模一样,一台挂上奔驰标可能能卖上100万,另一台挂上吉利的商标,完全一样的车可能20万人家都嫌它贵,这就是品牌的艰辛路线。长江汽车从一开始第一要做纯电动,不做油车。第二,我们可以说如果把这个作为一种教训的话,我们吸取这个教训,我们做高端车,我们上来开发一款叫作什么呢?信息化的电子产品,由于我们的车没有发动机、离合器、传动轴、驱动桥,这几个重要组成部件,没有这些东西,直接就是电池驱动轮边电机驱动桥这么一个新的技术路线,所以我们没有把它当成机械产品来打造,我们把它当成电子产品,而且我们所有的产品都加上一个触摸屏,这个触摸屏有两大功能,第一大功能会把仪表盘,就是传统汽车仪表盘上有很多按键、旋钮、开关都取消掉了,不要了。它们的功能怎么办?我把它集成到了触摸屏上。这样开关、旋钮、按键能减少使用,就不用了,一两百的零部件减少了,故障减低了,可靠性反而提高了,这是第一个功能。第二个功能,标准配置的触屏插上一个SIM卡以后,就成了一个可以上网的终端,这个终端就实现了这台汽车的信息化,它可以上网,可以有一个桌面,跟家里用的iPad一样,下载很多APP都可以用它来进行,不管是微信也好,微博也好,上网搜新闻也好,连支付宝的功能都有。我们这样的汽车下一步瞄的就是智能化,这种产品比机械产品更容易实现智能化,为什么呢?编一个智能程序加进去,我让这台汽车执行这个智能程序,就成了一个智能化汽车,在某一个功能上实现智能,这是非常容易的事。我们在北京有一个车领科技这么一个专门做车联网程序的这么一个公司,它是我们的全资子公司,它就负责我们这台车的智能化的程序,还有车联网程序的编制。所以我们为自己干智能化,目前是信息化的电子产品,就是打造了一个全产业链的完整的产业基础。是这么一个情况。
        人民数字:您刚才说到这个是智能化的一个车,您这个车,我想问一下它的消费群体以及价格区间是怎样的?第一台样车是否已经出来了?
        姜安宁:这个得分两头说,先说商用车,我们最开始是从商用车起步入市的,所谓商用车也就是我们瞄准商用车里面的客车,就是中型客车和大型客车。坦率讲,做中型客车实际上是沿承考斯特这个市场,考斯特长期占据中国高端中型客车的市场,出尽了风头,占尽了风流,所有的高端商务、公务接待用车的市场都是被它一家所占。中国有很多企业要取代它,所以出现了很多拷贝产品,所以考斯特一直被模仿,但是从未被超越,所有模仿考斯特的都要比它低一半的价格才能卖出去。真正高端的一个进不去。所以我们把它比喻成拳王赛金腰带的获得者。所以我们从2010年开始,我们第一个品种就想在这个领域里头,我们用纯电的这种车来跟它PK一下。瞄的就是考斯特高端公、商务用车的板块。现在我们的产品出来上了工信部公告之后,效果确实是出来了,我们把我们的高端产品干得比考斯特更加豪华、更加摩登,不管是外造型还是内部的内饰,人人上去看完以后都感到很震撼。同时,我们是纯电的,我们不烧油,我们节能。我们不排放,我们零排放,我们环保。而且我们把百公里电耗做到了30度,我们比它经济多了。考斯特一公里可能要花1.5元油费。我们这台车如果是夜间低价电,我们可以做到一毛钱的电费。我们比考斯特更加高大、更摩登。开考斯特用油,这个不加油,第二,电费几乎忽略不计,除了自己经济,还为国家的节能环保做出贡献。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在这次G20峰会上已经充分地展现了我们跟它PK的这么一个实力。考斯特在G20峰会上几乎全线溃退,我们210台车在这次G20峰会上全面为G20服务,而且是进入核心区域的唯一的一个纯电动客车品牌。我们累计服务里程达到10万公里以上。零故障,所以创造了一个奇迹,对于新品牌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相当于我们完成了一次成功的豪赌,我们赌赢了。相信长江品牌会在G20之后,我们自己都感到对市场的信心特别多,定单也特别多。所以商用车、客车我们是这么来评价的。
        对于乘用车,就是能进千家万户的轿车来说,我们认为我们也是跟客车一样,我们是打造一个信息化的电子产品,将来实现智能化,同时也是低耗能。我们把我们的轿车百里的电耗做到10度电,杭州晚上10点到第二天早晨8点,低谷的电价是0.28元,大家可以算一下,相当于一公里不到三分钱的电费,比坐公交车要便宜很多。这样的电费几乎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以后开着一台纯电动车出去,跑10公里还花了不到0.3元的电,你就完全不考虑了。所以这个也是我们打造这个产品的一个出发点。让大家一用就爱不释手,同时它有很多摩登的功能,就是信息化功能。比如说我们几台车一起出去,我把它全部开通热点,在我的GPS上,我就能够看到我同伴的几个车分别在哪个位置,就不用现在集体出游的时候打着频闪灯,玩命跟,生怕跟丢了。你把热点打开,你出去买瓶水,他走远了都没关系。这都是将来的智能化功能,我们会不断地实现,我们希望在10年以后实现自动驾驶,我们是走的这么一条路线。所以我就分商用车跟乘用车两块来作一个说明。
        人民数字:乘用车轿车是普通的轿跑。
        姜安宁:第一款产品获得国家发改委准入,是A0级的SUV。我们的轿车后面都有考虑,我们下边要开发的是C级跟D级轿车。
        人民数字:价格定位是多少?
        姜安宁:价格定位现在还没有最终定,我估计C级的轿车应该在30-40万。D级的轿车应该更高一些。
        人民数字:因为特斯拉在未来几年可能会有一个新型号,价格范围应该在20万左右,会进到国内,所以这个对纯电动市场会非常有影响,对于您这边其实,您这边比如说进到,也就是两三年之后可能会有30万台纯电动的量,它对你的影响应该会很大,你怎么应对?
        姜安宁:我们是感到了来自特斯拉的威胁。但是我们现在是希望走两端,一个是从小的,就是我们刚刚首款做的A0级的,这款将来我们会把它打造得更加便宜,在补贴刨掉之后卖到8万人民币以下,同时它也是一个智能化的车,也是信息化的车,它也很摩登,我想对特斯拉的那个型号,我们是在两个平台上,这是我的一个考虑。但是在高端车上,我们就不跟他竞争了,我们跟它的高端车竞争,我们仍然有优势。但是特斯拉有一个致命的弱点,特斯拉的充电系统是独有的、特有的,这个对用户买它的车应该是蛮困难的一件事。而我们的车是用的国标,所以这一点上我们还是觉得它应该是要受到一些挑战。
        V讯网:您刚才有提到说十年实现自动驾驶,而且现在大家对于您提到的智能汽车,我们的概念是搭载云系统,像CarPlay等等,我们可能粗浅地认为这样的车是互联网汽车,刚才您提到的车只是设计了这样一个定位,等相关的功能,已经在燃油车上做到普及了。您说对于自动驾驶的普及,对于10年以后的涉猎,现在的功能已经在我们现在的燃油汽车的互联网汽车中已经很普及了,十年之后,您觉得以您现在的技术能实现自动驾驶,这个准确吗?
        姜安宁:我倒不是说非常同意你的那个现在传统汽车已经普及了信息化。因为真正大家开的车,绝大多数还是没有这一套东西的,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成功完成开发的这些轿车也好,特别是我的中型客车,全都是带触摸屏的,全都是可以上网的,信息化这点我们是这么理解。未来的10年以后的自动驾驶是我们努力的一个方向。当然,积极来跟我们寻求合作,来主动找上门来跟我们探讨未来合作的企业也不少,包括百度,百度已经好几次来找我们,就是想把它的自动驾驶这么一个团队开发新的自动驾驶的成果和我们的整车产品嫁接起来。我感觉,除了我们自我以外,我们还会寻找一些行业内最优秀的自动驾驶的IP方面的企业。我们跟他们合作,实现我们十年以后的目标。
        V讯网:您刚才提到竞争,我前一段从吉利回来,我当时问他,中国为什么不做高端或者B级车、C级车,跟高端品牌竞争呢?他当时回馈我的信息就是说中国品牌、自主品牌在现在这个阶段去迎接他们那个级别的车必死无疑,您的观点是我们愿意迎接特斯拉的挑战,包括特斯拉在充电方面是有弊端的,但是这个并没有影响特斯拉在全世界的销量以及它的品牌地位。我想问您一个问题,除了这一点,我们既然想做C级车、D级车,我们更有信心的力量,我们的自信心源自于哪儿?还有其他方面吗?
        姜安宁:有的,因为我们是想这样,我要打造一款真正意义的纯电动汽车,这是我们信心的根源。而且我们的中巴车、商务车已经进入美国市场,我们在美国有一家合资公司叫nove(音),前身是美国著名的史密斯,美国的史密斯是一个专门干物流车的纯电动车企,它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唯一视察过的两家纯电动汽车企业之一。另外一家就是特斯拉。所以这家在美国是很有名气的。但是它现在跟我们的合作,我跟他们的CEO开玩笑,布朗(音)先生,我说你现在不生产汽车了,你改为销售我的汽车,所以我在美国打开美国市场是我们史密斯这个团队,他现在在美国的工作就是长江汽车在美国的销售。我们在美国不用长江这个品牌,我们用FBG这个品牌。像联邦快递、可口可乐这样的物流的领域,我们的车都已经在往里头进了。我们的公交车在美国也有一个非常好的影像,洛杉矶公交集团的董事长、总裁都试乘了我们这个车,他们认为我们的公交车是目前他们看到的全球范围内最好的纯电动公交车,他给了很高的评价。他愿意用40多万美元的价格来买我们的公交车。我上个礼拜四跟布朗先生开了一个会,他非常焦急地希望我们能够把我们这个客车,就是尖的客车改装成物流车交给他,他在美国实现批量销售。我们董事长曹忠先生就问他,你能给我一个什么销量?他给了我一个数,他说如果你明年年初就能开始批量地给我提供产品的话,我在美国每个月卖你一万台这种物流车一点问题都没有。他的底气来源于什么呢?他也给我们介绍过,他说福特开发了一款厢式物流车,第一年就卖了15万台,他说我们这个产品从价格上、性能上,当然福特那个是油车(传统车),我们这个是纯电动车,在物流方面比它更有优势。各方面评价下来,他说我们这个车取代它一点问题没有,这是美国人的观点。我们都在期待一个什么呢?就是墙内开花墙外香这么一个局面,也许将来我的车可能产能全部要卖到美国去了,中国国内要定这样的车也许就没有产能了,因为中国车的销售还要靠补贴,我卖美国不需要补贴,我也不需要政府的支持,我直接就卖到美国市场上,他们给的价格也很高。而且我是离岸价,装上船就不管了,高高的收入。现在美元的汇率又在走高,人民币在贬值。越贬值我的收入就越高。所以我的产品将会在美国打出一个响亮的品牌来。这些都预示着这个品牌的影响力在影响到我的乘用车上,会给我很多的底气,我们的实力是综合的。
        新能源汽车报:会影响到国内的布局吗?
        姜安宁:在国内的布局会有点影响。美国人现在,我给他们两个选择,第一,你是不是把底薪拿得高一些,销量提升少一些。第二,底薪拿得少一些,销量提升高一些,我给了他两个选择。现在美国人选的是我不要底薪,零底薪,就是要高的销售提成。这个说明美国人对我们的产品很有信心。所以我们重视美国市场、重视发达国家市场,会反过来影响到我们国内的布局,怎么样出口更方便。现在我们的设计地杭州正好是在沿海,对未来在内地的布局会有一些影响。当然,我们对乘用车做好了足够的准备,不是说商用车做成功了,乘用车就一定能成功。所以我们的乘用车第一步起来以国内市场为主。
        人民数字:您这个FDG(音)这个品牌是长江的生产地区生产的,然后去卖到美国吗?
        姜安宁:它是这样的,美国人是希望我们在美国跟他们合资建一个SKD,乃至CKD厂,它从去年4月份就过来找我。他原来来是要教我们做车,后来他不做车了,他卖我们的车。他本来是一个纯电动物流车的生产厂家,它是改装类的。他现在除了纯电动物流车,像在美国的邮政用车、校车、城市环卫等等各方面的市场都去做一些推销的调研工作,布朗先生每次来都跟我汇报他在开辟美国市场方面所获得的新的收获。所以他完全成了一个营销商,而且他在营销方面也很有经验,他本身就是美国人,对美国也非常地熟悉。所以他每次来都跟我讲营销方面的事情,他对营销也非常地有信心。他一直跟我提出来说,我们能不能在美国建一个厂?我们在美国来销。他说美国整车关税非常高,零部件非常低,中间差出21%,我们为什么白白跟美国政府交21%,我们能不能改装?所以三个月前他跟我提出来,把车板桥卸下来、轮胎卸下来,这个状态到美国,在美国搞一个车间把这个都装上去就节约,三千台一年卖,能够节约七千五到八千万美元。我希望必须给我一个量,如果每年只卖几百台,一千台车,在那边建一个厂我要平衡一下,我要算账的。他现在是越来越有信心,我们已经在跟他深入探讨。史密斯是在美国堪萨斯,我们跟它的合资厂选点选在了旧金山,我们可能会在那儿建一个组装厂,把我们这边的车,SKD到那边去,实现中国汽车业的逆转,过去都是我们用洋品牌的组成到中国来装成整车,卖大众、卖奔驰、卖宝马。现在长江汽车可能会实现一个我们的总成运到美国,在美国装成整车在美国卖。这是美国人特别想干的事,我现在还在量方面跟他勾兑,就是这么一个情况。(能源新闻网)